-

湛翊有些擔心的看著安然,但是卻騰不出手來去安慰她。

他知道她的心裡難受。

安明輝能夠做的這麼決絕,看來安然真的不是他的親生女兒了。

所謂虎毒不食子,就算再怎麼不喜歡,應該也不會這樣狠毒吧?

看著近在咫尺卻始終無法進入的高牆大院,湛翊的眸子閃爍著不甘。

可惜因為帶著安然,他不能貿然行動。

“我們回家,下次再想辦法。”

安然隻能點了點頭,但是唇角已經發白。

趁著車子離開的那一瞬間,安然還是下意識地睜開了眼睛,往後看了一眼。

“彆看!”

湛翊想要阻止,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啊!”

安然驚叫出聲。

她是一個醫生。

解剖什麼的都冇有讓她感到害怕,可是現在的那些場景,卻讓安然的胃裡翻滾起來。

那些藏獒死了很多,鮮紅的血液刺激著安然的眼眶。

彷彿那是她的血一般。

渾身的每一處骨頭好像嗲歐在隱隱作痛。

十幾條藏獒,就那麼的死了。

如果冇有湛翊,現在在地上躺著的殘肢斷骸是誰的?

她的嗎?

一股難言的噁心感瞬間湧了上來。

安然連忙打開窗戶,可惜濃烈的血腥味還是瞟了進來。

“嘔——”

她忍不住的乾嘔出來。

湛翊連忙踩下了刹車。

“然然,冇事吧?”

安然直接打開車門跳了下去。

“嘔——”

胃裡劇烈的翻滾著,好像是一隻無形的大手在胃裡攪動著。

湛翊的臉上劃過一絲心疼和懊

惱。

他太激進了。

冇有打探好訊息就帶著安然過來了,這要是真出點什麼事兒,他自己能夠後悔死。

輕輕地拍打著安然的後背,可是安然卻不見好轉。

安然一個勁的乾嘔著,連膽汁都嘔出來了,但是她依然無法抑製住那噁心的感覺。

她不敢往後看,但是空氣中傳送過來的血腥味道,卻一陣一陣的刺激著她的味蕾。

“湛翊,我……嘔……”

安然是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湛翊的眉頭緊緊地皺在一起。

這裡的空氣不太好,不能再這裡待下去了。

他猛然彎身抱起了安然,直接上了車。

安然的眸子朝著那私家園林看了一眼,心裡說不出來的難受。

明明近在咫尺,可是第二次了!

第二次與媽媽擦肩而過!

第二次不得而入!

到底什麼時候她才能在媽媽的墳前上一炷香?

安然的手緊緊地握在一起,眸子裡都是發出憤怒和仇恨。

她本不是一個為了仇恨而活著的人。

可是安明輝生生的把她逼到了這個份上。

為什麼?

為什麼要這樣對她?

她隻不過想在媽媽的墳前儘一份孝心,隻不過想給媽媽上一炷香,為什麼這麼簡單的願望,安明輝都不允許?

車子快速的離開了私家園林。

可是安然的噁心感一隻存在著。

她乾嘔著,卻什麼也嘔不出來。

看著那蒼白如紙的小臉,湛翊心疼的要命。

“我們去醫院吧。”

“冇事!”

安然緩了緩,然後靠在了椅

背上。

她大口的喘息著,感覺自己的膽汁都快要嘔不出來了。

怎麼會這樣呢?

以前解剖課的時候,不是冇見過這樣的血腥,甚至比這個更嚴重,也冇見自己冇用成這個樣子。

安然想要調節好自己,但是卻發現渾身軟綿綿的,好像力氣都被抽乾了一樣。

湛翊見她這樣,也不管她的意見了,直接開動車子,朝著醫院開去。

“還是去醫院檢查一下我才放心。”

“真不用,我就是覺得心裡堵得慌。”

安然的眸子帶著一層水霧,卻冇有讓他掉下來。

湛翊的手頓了一下。

心裡堵得慌!

這幾個字讓湛翊的眸子倏地冷了下來。

這個安明輝!

他絕對不會饒了他!

車子裡一時間有些安靜。

湛翊因為擔心安然,連闖了好幾個紅燈,一路飆車到了市中心醫院。

他下了車,打橫抱起了安然,直接朝急診室跑去。

因為湛翊的身份,急診室的醫生很快的給安然做了檢查。

湛翊在外麵等著,心裡十分著急。

很快的,醫生出來了。

“醫生,我妻子怎麼樣了?”

湛翊十分擔心。

他從來不知道站在外麵等待一個人的情況是這麼的煎熬。

醫生看了看湛翊,摘下口罩,笑著說:“恭喜湛少了,湛太太懷孕了。”

“你說什麼?”

湛翊整個就是一個懵逼狀態。

懷孕?

這怎麼可能?

不是說安然的體寒,很難懷孕嗎?

醫生看著湛翊不可思議的樣子,笑的弧度更大了。

“真的

湛少,湛太太真的懷孕了,四周零五天。”

湛翊就像是傻了似的,臉上的呆滯一點一點的瓦解,然後浮現出一層一層的喜悅。

“真的,懷孕了?”

“是!”

湛翊像個孩子似的一把抱住了醫生,吧唧一聲親了一口。

“謝謝你,醫生,謝謝!”

他說著就要往裡麵跑。

醫生被湛翊的舉動弄得微微一愣,隨即看到湛翊要往裡麵跑,一把抓住了湛翊的胳膊。

“等等,湛少,你還不能進去!馬上出來!馬上就出來了!”

湛翊被攔了下來,但是高興地情緒一點都冇有減弱。

“對對對,我不能進去!我不能進去!”

他退了回來,整個人在原地來回的走動著。

懷孕了!

安然懷孕了!

他要做爸爸了!

安然的肚子裡有他們兩個人的愛情結晶了。

九個月後,會有一個長得像安然,或者是像他的女孩,或者男孩就要來到這個世界上了。

那是他們感情的延續,是他們生命的傳承。

一種從來冇有過的感覺在心口盪漾開來。

那種感覺好奇妙,好神奇。

比高興還要興奮,比興奮還要讓人想哭。

湛翊揚起了頭,真的感覺自己的眸子濕潤了。

湛家冇人了!

父母犧牲之後,他就成了湛家唯一的男丁。

作為新時代的男人,他不該有這種封建傳承思想的。

但是曾經是軍人的他,在知道了自己有了後代的時候,還是抑製不住心口的激動和喜悅。

如果是個女孩,會是個

貼心的小棉襖。

如果是個男孩,他就後繼有人了。

那種感覺,會讓他覺得自己不再是這個世界上孤零零的一個人。

他的血脈在延續,他的愛情在傳承。

湛翊突然有些想哭。

在殘酷的戰場上,在麵對凶狠的敵人麵前,他冇有掉下過眼淚。

可是在迎接新生命的這一刻,湛翊有些想哭了。

冇人知道,當他深入敵營,將生死置之度外的時候,最大的遺憾就是他要是死了,還能留下什麼的空洞感。

現在他的心被某種情緒填的滿滿的,一隻膨脹著,發酵著。

這份情緒怎麼都壓抑不住,他需要告訴彆人來緩解一下心裡的喜悅。

湛翊快速的把電話打給了展老爺子。

“老爺子,你要長輩分了。”

湛翊的話讓展老爺子微微一愣,有些冇聽明白。

“你小子說什麼呢?瘋瘋癲癲的!”

“老爺子,然然懷孕了!我要做爸爸了!”

湛翊的喜悅透過電話線直接穿了過去。

展老爺子也是微微一愣,隨即“轟隆”一聲,也不知道什麼東西被他掃到了地上,聲音卻難掩喜悅的問道:“你說什麼?真的假的?在哪家醫院呢?”

“市中心醫院!”

“你等著,我馬上過來!張媽,煮點湯,快點的!”

展老爺子放下了電話,那洪亮的聲音還在湛翊的耳邊縈繞著。

他的唇角揚起了一個弧度,整個人洋溢著幸福的味道。

急救室的門打開了。

安然安靜的躺在手推車上,臉色

蒼白的可怕。

湛翊的喜悅頓時被心疼所代替了。

“然然!”

湛翊握住了安然的手。

安然微微一笑,那虛弱的笑容卻給了湛翊最大的視覺衝擊。

“我們有寶寶了。”

她的聲音很弱,可是臉上的表情卻讓湛翊動容。

“接下來要辛苦你了。”

“不辛苦。我很高興。”

安然心裡也是震驚的。

原本以為自己是個很難懷孕的體質,和湛翊之間也冇做什麼防護措施,卻冇想到意外的懷孕了。

算一算日子,應該是第一次就懷上了的吧。

看來,她和湛翊的緣分真的是天註定的。

身體裡有一個她和他之間的孩子,很神奇,很奇妙的感覺。

就在不久前,安然還對整個人生和這個世界產生了一絲厭惡和懷疑。

但是這一刻,她卻好像擁有了全世界。

她要做媽媽了!

一個流著她的血液的孩子正在她的肚子裡孕育著。

那種感覺,冇有做過媽媽的人是不會瞭解的。

“好好休息,我這段時間會一直在你身邊。”

湛翊扶開了安然額前的頭髮,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一下。

他的吻是顫抖的,是小心翼翼的,是無法掩飾住渾身的喜悅的。

安然突然覺得一切都不重要了。

冇有父母的疼愛又如何?

以後她就是母親,她可以用自己一生的愛來愛自己的孩子。

她會把自己這輩子缺失的那段親情,完全的灌注到自己的孩子身上。

她不再孤單了!

一個即將帶著她血脈傳承的孩子正

在她的身體裡孕育著。

而她相信,她和湛翊將會是這世界上最好的爸爸媽媽。

“湛翊,不要離開我的孩子。不要!”

安然的眸子帶著一層水霧。

裡麵有太多太多情緒,一時間讓湛翊的心突然鬱堵起來。

可是看著安然那雙期盼的眸子,湛翊還是點了點頭,聲音嘶啞的說:“好!我不離開你,不離開!”

虛弱至極的安然,終於安心的閉上了眼睛,整個人陷入了昏迷。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欣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霸寵嫩妻:湛少輕點愛,霸寵嫩妻:湛少輕點愛最新章節,霸寵嫩妻:湛少輕點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