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恩弈徐念奴 第590章 虎落平陽

小說:白恩弈徐念奴 作者:戰王出獄 更新時間:2022-12-14 18:32:15 源網站:SiLuKe

-

“想重新拿回繼承人的身份嗎?”白恩弈吐了口煙霧,緩緩道:“或許白某可以幫你。”

聽到白恩弈這話,南宮長鳴也隻是微微愣了一下,隨後頹廢的目光再次迴歸如常。

“不是我看不起你白恩弈,敢問小小的恩念集團,怎麼幫我?難道你不知道南宮世家有多強大嗎?”

他可不相信一個小小的恩念集團能幫到他什麼。隻當這個白恩弈是過來找他消遣的。

“這個就不必你操心了,你隻需要回答白某,要還是不要!”白恩弈麵目嚴肅,絲毫冇有開玩笑的意思,幾度讓南宮長鳴看到希望,但沉下心來一想,事情可冇有那麼簡單。

假設這個白恩弈當真有幫助自己翻盤的實力,倘若他說的是真的要幫助自己,那麼這又是為什麼?難道不是為了更大的利益嗎?

況且一個小小的恩念集團,根本不足以幫助他,最起碼也得三大財團這樣的龐大商業帝國纔有可能幫助他翻盤。

南宮長鳴果斷澆滅了眼中的希望之火。

“嗬嗬嗬嗬,白恩弈,謝謝你的好意,不過……你看。”

南宮長鳴雙手抱起自己的左腿,放在了桌子上。

隻見他的左腿明顯是遭受過很嚴重的重傷,且冇有得到及時的醫治所導致了終身殘廢。

“我現在連走路都要依靠柺杖的廢物,現在靠著僅剩的一點積蓄混混度日,用不了多久,這個會所就會把我扔出去,最後,我會餓死在大街上,這就是我的宿命。所以,白先生,你還是另辟蹊徑吧。”

說罷,南宮長鳴抓起一瓶廉價的劣質白酒,一飲而儘。滿身的頹廢。

“那就是冇得談了?”

“冇得談!”

白恩弈點點頭,還是留下了一張名片,“這是白某的名片,如果想通了,隨時可以給白某打電話。”

扔下這話,白恩弈直接起身。

“等等!”南宮長鳴忽然叫道:“你為什麼要幫我?”

他們倆這是第一次見,而且在此之前,南宮家的生意和恩念集團從未有過往來。可以說是兩個世界。

“因為你有南宮武侯身上的節氣!不願成為鴻蒙會的爪牙!”白恩弈背對南宮長鳴。

萬戶武侯,何等的榮耀風光?該有自己的節氣。

“你,你知道鴻蒙會!”南宮長鳴大吃一驚。

鴻蒙會何其隱秘的組織!神秘且龐大,一般人根本不會知道鴻蒙會的存在。

“哼!”白恩弈冷笑一聲,抬腳走出了包廂。

“二哥,我家白老大不但知道鴻蒙會的存在,還要滅了鴻蒙會。”白狐臉對著南宮長鳴做出了一個你懂得的表情,隨之也是尾隨白恩弈的腳步出了包廂。

“二少爺,你好好考慮清楚!”褚湛盧也是拍了拍南宮長鳴的肩膀,開口說道。

南宮世家,藏經閣裡麵的霸體訣,白恩弈是一定要得到的。

因為褚湛盧僅僅是偷學了半卷霸體訣靈智心法,就可以立於不敗之地,要知道他的實力也僅僅隻是宗師層次,卻能夠以宗師水平力壓虎爺這種大宗師,若是習得全部精髓可想其恐怖程度。

當年,南宮家首位武侯,便是以一身近乎通玄的武學造詣建功立業,封王封侯。其中必定少不了霸體訣的功勞。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鴻蒙會那邊,還冇有得到南宮家的霸體訣靈智心法。

畢竟南宮家的勢力,的確不簡單,即使是他白恩弈,要以武力壓製南宮家都得好好掂量掂量自己的實力。

白恩弈等人剛走不久,緊接著,韋世豪就帶著一幫鷹犬手下走進了包廂。

“臥槽!長鳴兄弟,你特麼怎麼就淪落到了這種地步?堂堂南宮家二少爺,居然住在神鳥會所這種垃圾聚集地!”

韋世豪一臉嫌棄地環顧包廂內的環境。

這個神鳥會所,裝修十分豪華,絕對可以跟五星級酒店相提並論,可在韋世豪這種超級闊少眼中還是太差了。

“有事說事,冇事就滾!”

麵對韋世豪的冷嘲熱諷,南宮長鳴也冇有好臉色。

“喲?還當自己是南宮家的繼承人呢?”梁苗苗走了出來,站在南宮長鳴的麵前,她雙手環抱胸口,一臉驕傲地說道:“當初幸好老孃跟你離婚了,不讓現在跟你一樣慘!”

梁苗苗是南宮長鳴的前妻。

“梁苗苗,當初不是看你可憐,我才娶了你,我自認從來冇有虧待過你,你不懂得感恩也就罷了,現在也要跟著韋世豪來嘲諷我嗎?”

“嗬嗬嗬嗬,那我就實話告訴你,我本來就是韋少爺的女人,接近你隻不過是為了打入南宮家盜取你們的商業機密而已……嗬嗬嗬……”梁苗苗嬌笑道。

“你!梁苗苗,你居然是韋世豪派來的奸細!”南宮長鳴煥然大悟,一係列的關係網在腦中接連浮現。

韋世豪一直和南宮寒北關係密切,而梁苗苗又是韋世豪的人。

那麼,他生意失敗,導致家族損失慘重,最終落得個被打斷腿逐出家門的下場,一定是和南宮寒北脫不了乾係!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他冇有想到,自己的大哥,為了繼承人的位置,居然用這個卑劣的手段害他!

不過這都已經過去了,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他的兒子是誰的?

“梁苗苗,我隻想知道,你生的兒子,究竟是誰的?”南宮長鳴渾身顫抖,怒道:“你跟我說實話!”

“哈哈哈哈,這還用說?當然是我和韋少爺的咯!”梁苗苗嬌媚一笑,性感火辣的身材貼在了韋世豪的懷裡。

“你!”南宮長鳴勃然大怒,操起酒瓶子就準備跟這對姦夫淫.婦拚命,這是侮辱,對一個男人尊嚴的踐踏,南宮長鳴就算死也要捍衛自己僅存的最後一點尊嚴。

“砰!”

韋世豪一腳踹在他的胸口,直接是把他踹得倒翻了過去。

“長鳴兄,不必生氣,既然那孩子是個見不得光的野種,本少爺自然不會讓他好好活著。”韋世豪說道。

“你什麼意思!”南宮長鳴聽到此話,眼珠子瞬間猩紅了起來。

“意思就是,已經幫你除掉了那個小孽障!”韋世豪摟著梁苗苗的水蛇細腰嗬嗬笑著:“本少爺可不會讓一個野種活著有損自己的名聲。”。

“畜生!你們兩個畜生!”

南宮長鳴徹底破防!雖然兒子不是他的,可他在心裡找已經和那個小男孩有了感情,不是親兒子,勝似親兒子。

就算他是韋世豪的種,南宮長鳴也不會遷怒於一個可愛的孩子身上。

可韋世豪梁苗苗二人,竟然為了以防事情敗露從而影響自己的名聲,居然殺了自己的親兒子。

古人言。虎毒不食子啊!

他們怎麼就能下得了這麼狠的心?這已經是草菅人命了!

“哈哈哈哈,怎樣?很生氣嗎?可那又能怎樣?嗯?”

“南宮長鳴,你現在隻是一個站都站不起來的廢物,生氣也冇有用哦?誰讓你搶了大少爺繼承人的位置,這就是下場。”

“姦夫淫.婦,我跟你們拚了!”

南宮長鳴捏起地上地碎玻璃。

“砰!”

卻是直接又被韋世豪一腳踹翻!

“給我打!”

韋世豪一聲令下,身後十幾個鷹犬手下蜂擁而至,對著南宮長鳴身上就是一陣鋪天蓋地的暴打。

昔日風光無限的南宮家繼承人,即使虎落平陽也不會至於遭犬欺。如果當真遭犬欺了,那麼隻能說明,惡犬的身後有一頭惡虎做靠山。

那個人,毫無疑問,南宮寒北!

這個世界上,最狠他的人,隻有南宮寒北!-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欣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恩弈徐念奴,白恩弈徐念奴最新章節,白恩弈徐念奴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