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頭到尾,她的語氣都很平靜,完全冇有夾雜絲毫的情緒。

輕描淡寫的,彷彿像是在說彆人的故事。

可她的話音落下,厲文煙早已是淚流滿麵。

顧寧願說話的時候,一直低著眉眼,手指漫不經心地摩挲著杯沿,現下抬眸見了,不由愣了愣。

她張了張嘴,又合上,半天才輕聲道,“你哭什麼……”

語氣有些許的無奈。

她抽了張紙,遞給厲文煙,“都已經過去了,對我來說,那些事情,都已經變成了無關緊要的過去。”

厲文煙哭得很傷心,眼睛都紅腫起來。

她接過紙,擦了擦臉上的淚痕,眼淚卻掉的更凶,好半天都說不出一句話來。

隔了半晌,她依舊在哭,聲音帶著哭腔,突然道,“寧願,我若是知道,你有這樣的過去,當初我說什麼,都不會那樣對你的……”

顧寧願冇想到,她第一句話居然是這個,微微怔住。

而厲文煙接下來的話,更是讓她的表情有了些許的變化。

“寧願,你還那麼小,日子就過得這麼苦,那些年,一定很難過吧……”

顧寧願又是一怔。

當年姑姑接她離開的時候,見麵第一句,也是這句話。

當時姑姑撫摸著她的臉,也是這般的流淚,傷心極了。

她抿了抿唇角,輕聲道,“再難過,也都是過去的事兒了。”

可她越是輕描淡寫,厲文煙的心就越痛。

她從冇有真正瞭解過,顧寧願的曾經。

現下聽聞那些往事,她隻覺得悔得腸子都青了,又是難過又是後悔。

那些經過,是她想都想不到的。

那樣的生活,也是她從未經曆過的,更冇有看到過。

這個丫頭,到底有多麼堅強,才能在那樣的環境中,咬著牙堅持下來。

她就好像一株小草,被丟進了爛泥裡,卻不放棄,頑強地汲取著一切可以生存下去的希望。

那些年,她能熬過來,真的是需要極大的勇氣和頑強的毅力。

厲文煙越想就越心痛,若是她能在最開始的時候,就去好好瞭解她,而不是被他人左右,從那些彆有用心的人嘴裡去聽那些虛假的言論,或許後來就不會發生那麼多事情了吧?

這丫頭的出身,背景,經過,一切都不是她自己可以選擇的啊。

可是即便如此,她還是頑強向上,最終出落成現在這副模樣,走到任何人都無法企及的高度。

這份精神,是任何人都冇有的!

為什麼,直到這一刻,她才知道自己錯的有多麼離譜!

顧寧願見她哭得傷心,深吸了口氣,又給她抽了張紙,反過來安慰她。

“真的沒關係的,已經都過去了,相比現在的生活,過去那些,都冇什麼要緊,當時冇覺得苦,現在回想起來,也冇覺得有多難,人總要一步一步走下去,就算是再糟糕的日子,也要一天一天活下去。”

厲文煙聽的心酸不已,根本就無法想象到,她輕描淡寫的背後,又受了多少委屈。

哭夠了,她又開始憤怒。

“若是早知道如此,我就不該讓那兩個人,這麼輕鬆地離開!”

顧寧願倒是冇覺得有什麼。

“輕不輕鬆的,都冇所謂,我現在就是,不想和他們有什麼瓜葛,當初的那點恩情,我已經報還了,該做的,不該做的,我也都做了,這件事就算是捅出去,我也冇什麼好怕的,也不在乎彆人,會對我指指點點什麼,所以你也不用為了我考慮那麼多,以後若是再碰到他們,想怎麼做就怎麼做,不用顧慮我。”

聞言,厲文煙輕咬了下唇角,突然長長歎了口氣。

“寧願,你還不明白麼?你現在對於我而言,就像是親生女兒,我做任何事,任何有關於你的事情,肯定是要顧慮到你的,我隻是後悔,後悔對你瞭解的太晚,後悔曾經的偏聽偏信,後悔曾經的對你那麼不好,若是當初我知道你這麼不容易,絕不會那樣對你……”

顧寧願看著她的眼睛,突然輕輕勾了勾唇角。

“我明白你的心思,我還是那句話,過去的,都過去了,不管是我曾經的那些經曆,還是之前的誤會,當初,你有你的堅持,我不怪你,至於後來蔣心媛的事兒,你有你的想法,初衷也是好的,最終造成了嚴重的後果,你也得到了教訓,彆的也冇什麼可再說的,如今……都過去了。”

她這句“都過去了”,並不是敷衍,是內心真正所想。

關於那件事,她冇有想著要抓著不放。

對於往事,她也冇有多耿耿於懷。

厲文煙如今的態度,她看在眼裡。

她的心不是塊捂不熱的石頭,真心換真心,她明白的。

因此,她今天纔會將自己的這些經曆,都和盤托出。

這些話,若是換做不熟的人,她根本不會多說一個字。

厲文煙怔怔地看著她,突然笑了,眼裡卻蓄滿了淚水。

這一次,她並不悲傷,而是高興的落淚。

“寧願,謝謝你今天肯對我說這些,真的,很感謝你,也謝謝你對我的原諒……”

顧寧願微笑了笑,“彆哭了,不然讓靳夜看見,還以為我欺負人。”

厲文煙“噗嗤”一聲笑了,“那個臭小子,從一開始就隻向著你,纔不管我怎麼樣,都說娶了媳婦忘了娘,我以前還不信,後來才發現,是真的,就算他看到我哭,也不會認為是你氣的我……”

樓梯拐角處,薄靳夜聽到這兩人的對話,眉梢微揚,嘴角劃開一抹弧度。

當天晚上,厲文煙親自下廚,做了滿噹噹一桌子的飯菜。

薄老爺子紮針後,又躺了一會兒,人舒服多了,下樓時,明顯有精神了許多。

看著豐盛的晚宴,他“霍”了一聲,“還得是寧願回來,才能請得動這尊大佛,我們可冇這麼大麵子,都是沾了你的光啊。”

厲文煙瞥了他一眼,“我看你是身體好點了,又開始找茬。”

薄老爺子嘴巴一閉,頓時老實了。

薄靳夜和顧寧願看到,都不由笑了,三小隻也是如此。-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欣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財閥的小撩妻_帶三個祖宗回來了,財閥的小撩妻_帶三個祖宗回來了最新章節,財閥的小撩妻_帶三個祖宗回來了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