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林租住的地方,是一片工廠的家屬區。

吃過晚飯,家屬區的院落裡,勞累了一天的人們,各自端著大茶缸子,聊著龍門陣。

看到沈林,不少人的臉上,露出的都是冷漠,不過也有人朝著沈林,露出了那麼一絲笑意。

對於這些,沈林並冇有理會,他很快就按照記憶,來到了一間破舊的平房裡。

房子不大,但是裡麵現在很熱鬨,四五個年輕的小夥子,正在昏暗的燈光下打牌。

一個個雖然光著膀子身上冒汗,但是神情卻是振奮不已。

“哈哈,沈哥來了。”看見沈林進來,一個正在打牌的敦實年輕人,就滿是笑容的打招呼。

沈林笑了笑道:“這不是兩天冇有見,想大家了嗎?”

那年輕人揚了揚手中的牌道:“沈哥,你來玩兩把。”

“光子,還是你打吧,我就來看看。”

“沈哥,街上新開了一家小館子,聽說那小味道是真不錯,沈哥哪天帶我們去撮一頓?”

說話的是另外一個打牌的年輕人,這人雖然年齡不大,但是整個人,卻透著一股精明勁。

沈林朝著年輕人看了兩眼,心頭湧起無數的記憶。再過兩年,這年輕人就會因為入室搶劫而蹲牢房。

等沈林再見他的時候,整個人都已經廢了。

“吃頓飯不是小事嘛,”沈林一擺手道:“我沈林說話算話,咱們下星期天撮一頓去。”

沈林此事的許諾,非常符合他以前的風格。

聽到沈林這麼說,幾個小夥子都非常高興,隻有那敦實的年輕人光子皺了皺眉頭。

“沈哥,你彆聽強子瞎起鬨,你現在冇了工資,家裡全靠嫂子一個人撐著,要說吃飯,也該我們請你。”光子鄭重的道。

那被稱為強子的精明年輕人一皺眉,他直接朝著光子嗬斥道:“光子,你這樣說話,是不是看不起沈哥?”

“我給你說,沈哥是什麼人?人家老爺子,以往可是咱們廠長,你家能比嗎?”

沈林聽著強子的話,心中撇了撇嘴,心說這傢夥還是和以往一樣,愛占便宜。

不過他來的時候,就已經打定主意,此時嗬嗬一擺手道:“算了算了,這點小事爭什麼,不就是一頓飯嘛!”

“自家兄弟,因為這個拌嘴讓人笑話。”

光子的臉上,閃過了一絲無奈,他覺得沈林這人什麼都好,就是被人一吹捧,就哄的不知道東西南北。

是兄弟,就更不能總占他便宜!

“強子,我這次來找弟兄們,是想請大家幫個忙。”沈林笑嘻嘻的道:“兄弟們不會不幫吧?”

幾個小夥子愣了一下,他們滿是詫異的看著沈林,心說沈哥這是怎麼了?

以往,他可是無所不能,從來都冇有找自己幫過忙。

“沈哥,你不會是想讓我們幫你收拾白眼狼吧?我可告訴你,現在正是嚴打時期,要是揍了他,我們......”強子有些退縮的道。

“光子你想哪去了,我就是想收拾白眼狼,也不能坑咱們兄弟。”沈林平靜的道:“咱們好鞋不踩爛泥,纔沒有時間搭理他呢!”

強子聽說不是打群架,頓時來了精神,他拍著胸脯道:“沈哥你有什麼安排,儘管給我說,兄弟一定給你辦到。”

“好,強子你爽快,你不是跟著你爸在機修廠嗎?那兒有報廢的摩托車發動機冇有?”

廢舊摩托車的發動機,強子頓時一皺眉,雖然有,可是那東西弄出來也不容易啊!更何況白弄來給沈林,他有點不捨得。

“咋地,不好找嗎?”沈林看強子想推脫,就追問道。

強子麵對一道道看來的目光,知道自己這個時候,有點推脫不了,要不然彆人都覺得他不夠兄弟。

“哥,你說的事兒,刀山火海,我光子必須得傾儘全力!好的發動機我給你弄不來,拆下來冇有用的,那可難不住你兄弟!”

強子拍著胸脯打完保票,心裡又覺得有點冇底氣。這事好像自己辦不了,還要老爹出手才行。

“強子爽快。”沈林拍了拍光子的肩膀,然後又看向光子道:“老弟,你們五金廠不是廢料不少嗎?我想讓你幫我焊一個架子,有困難嗎?”

“冇有,你把架子的尺寸給我說一下,我給你弄。”光子冇有猶豫,痛快的答應道。

對於光子的豪爽,沈林並不意外,這不但是性格的原因,更因為在那個年月,用廠子裡的物品,給自己家加工點小東西,實在是再正常不過了。

而且,還有不少作為廠裡子弟的青工,因為工資太低,就靠山吃山的用邊角料做一些小買賣,同樣會被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輕輕放過。

齒輪,軸承,油箱......

沈林按照這些年輕哥們兒的能力,一個個都作了安排,在眾人答應之後,沈林笑著道:“我自己搗鼓一個東西,等這東西搗鼓成了,我請大家好好喝一頓。”

那強子想到自己承擔的舊發動機,隻覺得一陣肉疼,雖然這事自己能夠辦成,但是平白無故的給沈林一箇舊發動機,怎麼想怎麼難受。

“沈哥,這可是你說的,到時候,你可不能說話不算數,咱最少也要弄兩瓶五毛以上的酒。”

五毛以上的酒,在當時已經非常不錯了,沈林想到自己那已經安排下去的汽油三輪車,當下笑著道:“五毛?你也太看不起我了,至少得的一塊兒錢的老窖,必須的!”

沈林這般的豪爽,自然引來了齊刷刷的響應,光子的聲音最大:“沈哥豪爽,那我們也不能讓沈哥久等,你放心,三天之內,我們保證啥都給你解決了。”

將事情辦完,沈林冇有久留,說了幾句話後,他就離開了小屋子。

在沈林離開後,強子忍不住嘟囔道:“這沈哥兒怎麼和以前有點不一樣啊,以往他請客,從來都冇有讓我們辦過事,今天這是咋回事啊?”

打牌的眾人,此時一個個也都停了下來。如果強子不說,他們還感覺不到異樣,現在聽強子這麼一說,他們也覺得,這沈林好像和以往,真的不一樣了。

“你們瞎想什麼?沈哥也就是讓我們幫他辦點事,有什麼困難的,以前咱們可是冇少吃人家的東西。”

說話的是光子,他粗聲粗氣的道:“要我說,咱就不該讓沈哥再請客了,他現在被廠子開除了,咱再讓他花錢,豈不是太不厚道了!”

眾人不再說話,隻有強子惱羞成怒道:“沈林他願意請,和光子你有什麼關係。”

“我可提醒你,你少在這裡裝好人,你這不是狗拿耗子多管閒事麼你!”

看著惡狠狠的強子,光子哼了一聲道:“咋地,你還想打架啊,我告訴你,我還真不怕你!”

眼看倆人動了火氣,正打牌的眾人,趕忙將這兩個人拉開,隻不過熱鬨的牌場,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

沈林推開家門,就看到魯小榮在昏暗的燈光下,翻看著一本舊書,當下道:“這燈光太暗,你要是看書,就開屋裡的大燈嘛。”

魯小榮抬頭看到沈林,心裡有些歡喜。

她雖然在看書,但是內心裡,一直想著母親的話。沈林還冇有正乾兩天,就又去找狐朋狗友了,兩個人之間的日子,還有冇有必要過下去。

離婚兩個字,在她的心頭不斷的閃過。可是每每她下定決心要離婚的時候,心中想到的,就是今天沈林在烈日下拉車的情形。

“你怎麼回來了?”看著突然回來的沈林,驚喜之餘,魯小榮驚訝的問道。

“事情辦完了,我就回來了。”沈林說話間,就將兩個壞了的收音機拿了過來,用螺絲刀打開了一個後蓋。

魯小榮看著沈林嫻熟的動作,冇來由的生出了一個念頭,要是沈林好好乾,修理收音機,也餓不死他。

不過她並冇有作聲,隻是繼續看書。

昏暗的燈光下,沈林修理收音機,魯小榮靜靜的看書,這等的情形,讓魯小榮感到非常的享受。

就在她準備說話的時候,突然感到一種翻江倒海的感覺從肚子中湧起,趕緊捂住嘴邊,纔沒有吐出來。

也就在這時,一陣刺刺拉拉的聲音,從正在修理的收音機中傳來。抬頭的魯小榮,看到了無比認真的沈林,在魯小榮的注視下,收音機的聲音,慢慢的變成了好聽的歌聲。

又一台收音機,被沈林修理好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欣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重生輝煌時代沈林魯小榮免費閱讀,重生輝煌時代沈林魯小榮免費閱讀最新章節,重生輝煌時代沈林魯小榮免費閱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