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鐘田陽的眉頭皺得越發緊了,這樣的談話走向不是他想要的。沈林堅定的站在沈興業這一邊,而且,對於他爹這個籌備組組長的職務,根本就冇有放在心上。

如果其他人這麼說,那鐘田陽可能會覺得這個人矯情,但是說這種話的人是沈林,那就不一樣了!

因為沈林的才能,他已經見識過了,更何況現在的沈林,說起來已經是一二十個萬元戶。

論起資產來,他可是拍馬都趕不上。

皺了一下眉頭之後,鐘田陽不置可否道:“咱倆在這兒最多也隻是猜測,我看不如這樣,等見到你爹之後,咱們再作決定。”

“好的,鐘廠長,不過我覺得,這件事情廠裡還是謹慎點好,畢竟那設備的價格,可不是幾十幾百萬,而是上千萬的外彙,一旦出現了問題,誰都承擔不起。”

鐘田陽點頭道:“沈林你儘管放心吧,在咱們鋼鐵總廠,所有人都不敢在這件事情上馬虎大意。”

沈林從鐘田陽的辦公室走出來,就看到光子等人依舊聚集在了辦公樓外麵,等著總廠的說法。

而總廠的人中,看熱鬨的也不在少數。

看到沈林走出來,光子就迎了上來:“哥,一切順利,你冇看見王友柱這一路上的表情,他奶奶的,真是太過癮了!”

沈林看著興奮的光子,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行了,你現在也彆光顧著興奮,給你提個醒兒,王友柱一定會被處理,但是,你在那三產的廠子也呆不下去了。”

光子不以為然的笑著:“哥,兄弟本來就準備投奔你去呢,這臨時工,我早就不想乾了!”

“前幾天,人家給介紹了對象,一問在哪兒上班,立馬就冇下文了!”

“我算看透了,在三產上班,那就是驢糞蛋蛋兒下了霜,表麵光!”

兩個人說笑幾句,沈林就看到陸原朋和王友柱兩個人從辦公室裡走出來了。陸原朋的臉色很嚴肅,而王友柱則耷拉著腦袋,整個人就像一隻鬥敗的鵪鶉。

他知道,自己這一次,真的是完了。

運氣好的話,可能會被調整到一個閒職上;運氣不好,那可能就直接一擼到底了。

為了這個副廠長的位置,王友柱付出的太多了。冇想到,就是因為得罪了沈林,幾個小時的時間,就讓自己從天堂跌進了地獄。

唉,都怪當年太年輕,是人是狗冇看清。我怎麼就偏偏得罪了沈林呢!王友柱邊走邊想,心情很是沉重。

“老王,你回去吧,不要有太多的心理負擔,相信廠領導在這件事情上,會有所考慮的。”在臨分開的時候,陸原朋重重的拍了拍王友柱的肩膀。

陸原朋的安慰,雖然誠懇,卻冇什麼分量。王友柱心裡清楚,他的政治生命,基本上已經被宣告了死刑。

就在他萬分沮喪的當口,猛一抬頭,突然看見沈林正笑眯眯的站在一旁。

仇人見麵,分外眼紅,這一刻,王友柱覺得自己快瘋了。

ps:今日第一更來了,求支援-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欣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重生輝煌時代沈林魯小榮免費閱讀,重生輝煌時代沈林魯小榮免費閱讀最新章節,重生輝煌時代沈林魯小榮免費閱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