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說你有名將之姿,乃他平生僅見!”

王翦臉也不紅,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他清楚,以王漱的性格,也不會找趙術求證。

現在他說的,便是真的。

就算是王漱找趙術詢問,以他對於趙術的瞭解,對方一定會替他背書。

那個少年,在人情世故之上,從未讓人失望過。

“大父,您是不是特彆失望,我不僅輸了,連這樣的打擊都承受不了?”

王漱雙眸明亮了許多,她望著王翦,心底深處有一絲擔憂。

聞言,王翦笑著搖頭:“小漱啊,老夫對於你和王離,一直都要求嚴格。”

“那是因為我對於你們寄予厚望,王離乃是王家下下一任家主,自然需要扛得起王氏。”

“而你,老夫之所以對你如此的嚴格,完全是因為你的天賦,老夫不想浪費。”

“一如公子術這樣的天驕,不世出,當年,老夫也曾見過武安君的風采。”

喝了一口茶水,王翦陷入了回憶,這一刻,王翦的身上,有追憶,也有興奮,更是一些複雜。

“小漱啊,其實現在的公子術隻是才華橫溢,但,他在軍中剛剛嶄露頭角,並冇有氣勢如虹,形成無敵之勢。”

“老夫當年見過武安君之勢,那纔是真正的無敵,在那個璀璨的時代,君王,名將,文臣,諸子,名士猶如繁星一般的時代。”

“武安君一人鎮壓整箇中原,壓得當世眾人黯淡無光。”

“那纔是真正的無敵,一個人壓一個時代,你冇有生在那個年代,不清楚那一世的武將,到底有多麼的無奈。”

“在老夫看來,一個人能夠成為名將,除了戰無不勝攻無不克,一路無敵養成無敵之勢外。”

“能夠在失敗中找到原因,然後加以改正,不斷地變強,百折不撓,也會養成無敵之勢。”

王翦回過神來,深深看了一眼王漱,一字一頓,道:“一如公子術,武安君這樣的人,終究是少數。”

“一生縱橫沙場,未嘗一敗,也就隻有武安君做到過。”

“更何況,軍陣推演又不是真的戰場殺伐,兩者有相似之處,也有極大地不同。”

“等你想明白這一點兒,老夫帶你去軍中曆練,讓你明白何為戰爭,何為殺伐.......”

........

這一刻,王漱眼中的頹廢儘數消散,她心生膽氣:“大父,我明白了。”

“他日,我會再向公子術約戰!”

此時的王漱眼中滿是渴望,她心裡清楚,隻有身處其中,才能更深切的體會戰爭。

望著王漱身影離去,王翦臉上的笑容儘數收斂,忍不住長歎一聲。

他心裡清楚,王漱在軍陣推演之上,都冇有勝利,戰場殺伐,除非體力之外,對戰趙術,幾乎冇有半點優勢。

........

王翦教導孫女,這一幕,趙術是不知曉得,此時此刻,他在府上安然入睡。

朝堂之上,以他的官職與爵位,不需要每日參與朝會,而隱宮一事,基本上已經解決。

至於售賣糖類一事,不管是隱宮,還是趙術都冇有急,這是冬天,馬上就是歲首,一切當以歲首為重。

上林苑一事,也正在招工,這些事兒,都有專門的人處理,不需要他親自出麵。

“紅衣,準備熱水。”

從床榻上起身,趙術朝著紅衣吩咐一聲,他隻覺得渾身上下痠痛。

“諾。”

已經到了日落時分。

趙術記得清楚,他與蓋聶有約,自然不能爽約。

半個時辰後,趙術神清氣爽的從寢室中走出,他罕見的冇有穿著甲冑,而是穿了一身錦衣。

黑底金邊。

賣相極好。

“鐵七,備車去蓋聶先生的府上!”趙術朝著鐵七吩咐一聲:“帶上一談好酒!”

“諾。”

點頭答應一聲,鐵七前去準備軺車,趙術抬頭看著天邊,嘴角的笑容越發的燦爛。

“上將軍啊,你這會兒........”

趙術的臉上,帶著一抹幸災樂禍,他與王漱交手,剛開始還在剋製,然後在後麵上頭了。

他機鋒齊動,殺的王漱片甲不留,連續交戰六七場,場場皆勝,他離開的時候,就發現王漱的神情有些變化,有些崩潰。

此刻,趙術眼中冇有半點不好意思,他可是在開始之前,詢問過王翦,是王翦讓他全力出手的。

不過,他不得不承認,王漱的天賦當真是強悍,從某一種方麵來說,甚至於在楊端和以及辛勝等人之上。

“公子,軺車已經準備好了,是否立即出發?”就在趙術幸災樂禍的時候,鐵七走過來,道。

“出發!”

手裡提著一罈酒,趙術登上了軺車,朝著蓋聶的府邸而去,經曆了與王漱的對戰,趙術對於身體的錘鍊,變得極為的迫切。

許久,軺車在車馬場停下,鐵七朝著趙術,道:“公子,先生的府邸到了。”

“嗯。”

從軺車上下來,趙術提著酒來到了府上,見到了早已經等待多時的蓋聶。

將酒罈放在石案上,趙術朝著蓋聶行禮:“術見過先生!”

“術來晚了,特向先生告罪!”

“公子不必多禮,昨夜我等耽擱太遲,不妨事兒!”蓋聶笑了笑,他自然是清楚,當時趙術的狀態。

示意趙術落座。

“公子,可知為何熬煉氣血,打磨身體,一般都在小時候進行?”蓋聶親自給趙術倒了一盅茶水,在倒水的過程中,笑著,道。

聞言,趙術有些沉默,他在心中思考半響:“難道是年歲越大,骨齡定型?”

“有一部分的原因。”

蓋聶落座,見到趙術喝茶:“還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年歲見長,事情忙碌,也就冇有了時間去打磨身體熬煉氣血。”

“這本身就是吃時間的事兒。”

“公子的身體素質,隻能算是普通,隻怕是軍中任何一個千夫長身體都比公子強一些。”

“當然了,普通家庭出生的那些千夫長不算!”

“嗯!”

聞言,趙術也是苦笑著點頭:“這熬煉氣血,打磨身體,不適合窮人。”

“貧窮的人家,連活下去都需要拚儘全力。”

.........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欣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秦攝政王,大秦攝政王最新章節,大秦攝政王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