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rray很聽話的將那個螢幕放大,這個畫麵很快就占據了最大的那一塊分屏。

視頻裡,一個女人跪在男人的身邊,小心翼翼的為他揉著腿。

麵具遮了大半張臉。

周圍的燈光不太亮,有些昏暗。

但視頻內還是能夠看清楚,他在做什麼。

周圍的侍者都是在賭場內服務的那一群,看起來冇什麼不對勁兒的。

倒是在他身邊按摩的女人,不敢抬頭,一直戰戰兢兢著。

男人的身上穿著一層睡袍,懶散的繫著帶子,露出一星半點的身材。

但足以見得他的身材鍛鍊得極好。

這裡既然是遊泳池,那麼對方肯定是要下去遊泳的,總有摘下麵具的時候。

一旁的Murray還在不停敲擊著鍵盤,額頭上的汗水越來越多。

眼神詢問池鳶要看多久,看來他已經被人盯上了,而且那邊在反擊。

“你能堅持多久?”

Murray一手敲擊鍵盤,一手比出了一個五的手勢。

他的技術雖然好,但也挨不住對方如此凶猛的回擊。

所以超出五分鐘,他不確定自己會不會被追蹤。

控製在五分鐘左右,是最安全的。

“那就五分鐘,等你堅持不住了,馬上撤退。”

Murray點頭,繼續用雙手敲擊鍵盤。

而池鳶則依舊盯著螢幕,一刻都不敢移開自己的視線。

畫麵閃爍了一下,有人給他端來了酒和水果。

他示意身邊按摩的女人離開,然後坐直身體,繃直指尖,打算去解開腰間的繫帶。

池鳶注意到,他的耳朵上帶著一隻藍牙耳機,而且耳機是亮著的,顯然有人在跟他通話,隻是他冇開口,所以監控畫麵內很安靜。

池鳶有些不耐煩了,隻覺得時間過得很慢。

但接著畫麵閃爍的頻率越來越快,就像是人在快速的眨著眼睛。

螢幕忽明忽暗。

不一會兒後,畫麵穩定了,男人已經站直了身體,而且變成了麵對鏡頭。

他緩緩的伸向腰間的繫帶。

明明冇看到他的樣子,但池鳶莫名覺得對方做出這個動作時,似乎在故意撩人。

有種男妖精的錯覺。

Murray在這個時候比了一根手指頭,意思是他最多隻能堅持一分鐘了。

池鳶氣惱這個男人的磨嘰,怎麼還不脫麵具。

下一秒,對方就看向了攝像頭。

他拿出了手機,嘴角微微勾著,似乎在給誰發簡訊。

池鳶有有種不好的預感,接著就聽到自己的手機響了一下。

一條新簡訊到達了。

【你要是喜歡,下次我當麵脫給你看。】

她氣得嘴唇抿了一下,臉色難看至極。

“Murray,退回來吧。”

Murray馬上在電腦上敲了敲,監控緩緩消失。

池鳶的眉心擰緊,臉色可以用陰沉來形容。

她低估了這個賭場老闆的能力,還以為能用這種手段看到他的真麵目,冇想到會被他一眼識破。

但他到底是怎麼識破的?

她實在想不明白,畢竟對外界來說,她隻是一個盛娛的總裁,想要入侵賭場內部,簡直是癡人說夢。

但是這個男人卻能一口咬定,入侵的人是她。

池鳶看了一眼Murray,又想到自己的背後還有一個宋九,隻覺得腦袋痛。

這兩人不可能出問題,可Murray並冇有被追蹤到,King是怎麼猜出來的呢?

她覺得莫名的煩躁,就像是被人反覆戲耍。

*

另一邊。

霍寒辭此時已經到了醫院,醫院的走廊上站著很多霍家的人。

其中最顯目的,便是霍鬆年。

霍鬆年的身邊還站著他的兒子霍遇白,霍遇白不似霍家其他人那樣,長相驚豔,隻算得上清秀。

看到霍寒辭過來,他輕輕點了一下頭。

霍鬆年的臉上滿是沉重,抬手拍了拍霍寒辭的肩膀。

“父親突然就開始胡言亂語了,醫生讓我們做好心理準備。”

霍寒辭將他的手淡淡拂開,坐在了一旁。

“嗯。”

霍家其他人或站,或坐,都在等著醫生給老爺子檢查。

有人不甘心的開口。

“要我說,老爺子就是被某些人的事情給氣的,此前身體一直都很好,直到霍氏發了那些亂七八糟的聲明。”

所謂的亂七八糟的聲明,就是澄清霍寒辭單身,且在追人的公告。

當時若是不澄清,那麼霍寒辭就得跟靳明月結婚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欣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霍寒辭池鳶何若曦全文閱讀,霍寒辭池鳶何若曦全文閱讀最新章節,霍寒辭池鳶何若曦全文閱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