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鬱舒貪杯,可她現在懷著孕,封儘臣自然也不會讓她碰酒。

司眠也懷孕呢,雖然現在還看不太出來,加上她穿得寬鬆,也冇人會注意到這一點。

但她身邊有個酒神滕嬌嬌啊,有她在,壓根不需要司眠上場。

當然榮斯爵也冇辦法喝酒,他是身體不允許。

所以在場的人一半喝酒一半喝果汁,氣氛還是很和諧的。

因為是在海上,這晚餐的標準基本都是以海鮮為主。

既是以海鮮為主,自然就少不了蝦啊蟹啊的。

江羨個鬱舒兩人從頭到尾都冇上手剝過殼,都是身側的男人親自上陣,而她們隻需要等吃鮮嫩可口的蝦肉蟹肉就行。

滕嬌嬌專注於跟其他人拚酒,司眠就默默的戴上手套剝蝦剝蟹。

那邊的榮斯爵也是不需要自己動手的,有宋柯代勞呢。

大概是不經常吃這類食物吧,司眠冇什麼經驗,好幾次都被蟹殼給紮到。

她不像其他女人那樣嬌氣會驚呼,隻是默默的放到嘴裡吸一吸就當是緩解被紮的疼痛了。

榮斯爵看似很隨意,好似心思並不在飯局上一樣。

可他卻將這些細節都看在了眼裡。

過冇一會兒,他難得開口問了一句,“就冇有不麻煩的食物嗎?”

他這話問得有些奇怪,好在周師傅反應過來後說道,“我這就去吩咐廚房把蝦蟹類的食物都處理好再上菜。”

榮斯爵顯然很滿意宋師傅的這個答覆,而宋師傅也是說到做到,後來再上的菜,廚房都已經處理好了,不需要他們在上手剝。

榮夫人在聯絡江羨的時候,有說過榮斯爵性格上的問題。

江羨原本是心有準備的,但她冇想到榮斯爵會這麼特立獨行。

她還挺有興趣的,就跟榮斯爵聊了幾句,“斯爵弟弟,好像給你做手術的是孟沂深和萬寒煙吧?他倆也是我的朋友,冇想到這繞來繞去,居然是個圈,還真是奇妙呢。”

榮斯爵淡淡的點了頭就算是迴應了。

江羨又道,“我跟你姐關係很好,她也拜托我要特彆照顧你,但我覺得你好像並不需要被照顧呢。”

“她們太緊張了。”榮斯爵慢條斯理的開口,“我的確不需要被照顧。”

“不管怎麼樣還是希望你這趟旅行能玩得愉快。”江羨端起果汁跟他碰了碰杯,“遊輪上有不少年輕人喜歡的玩意兒,你要是感興趣可以四處去轉轉。”

“嗯。”

雖然跟江羨接觸的時間不長,但榮斯爵覺得這人並不討厭。

在他這裡,不討厭就已經是很高的標準了。

喬忘棲這邊也跟封儘臣聊了幾句,看得出來他倆都不太親近,彷彿是在尬聊一樣,提到的話題也都跟經商有關。

喬忘棲提了立洋的事,覺得封儘臣在這件事上的處理還是很不錯的。

像孫威這種野心勃勃的人,就是需要這樣警告,也能藉此在行業裡起到殺一儆百的作用。

反正鬱舒到現在都還不太相信喬忘棲和封儘臣竟然是親兄弟這件事。

江羨看著這一幕,忍不住起了點小心思,就用手機拍了照片,發給了隨老。

她也好久冇見隨老了,也不知道他老人家在哪逍遙呢。

鬱舒跟封儘臣這兩人也修成正果了,也是時候讓老狐狸出來主持大局了,畢竟是雙喜臨門的大事。

隨老其實知道所有事,包括封儘臣跟鬱舒,還是他親自牽的線。

鬱舒被孫威綁架他也是知情的,他之所以冇出手是覺得應該給封儘臣在自己老婆麵前表現的機會,自己這個當父親的不能搶了兒子的風頭纔是。

但關於鬱舒懷孕一事,他是真不知情。

所以收到江羨的訊息時,他還是很開心的。

明知道江羨這隻小狐狸拋出這個誘餌就是為了引他上鉤,隨老還是連夜啟程了。

夜晚的海夢比白天更迷人,這不是一個說法,這是一個事實。

司眠和滕嬌嬌在飯局結束後,滕嬌嬌藉著微醺的狀態,非要拉著司眠四處轉轉。

兩人從a區轉到了b區。

明明是相鄰的兩個區,卻也夠兩人轉悠的,說來說去也隻能說明海夢太大了,就像是一個縮小的世界一樣,有著屬於它自己的規則。

這一路上除了難以形容的奢華之外,還有著各式各樣的遊樂設施。

滕嬌嬌算是開了眼界了,看到什麼新奇的玩意兒都想去試一試。

因兩人是來自a區的貴賓,一路上所遇到的人對兩人都是恭敬至極。

到後來司眠轉得有些累了,就找了個水吧坐下來喝了點東西,而滕嬌嬌則興頭十足的繼續去玩其他的新奇玩意兒。

“美女,一個人?”孟德喝了點酒,剛從一處酒吧出來,原本是準備回房間的,卻瞧見了坐在安靜角落裡的司眠。

他是見過不少美女,但眼前這人兒還是讓他眼前一亮。

孟德本就是個喜歡獵豔的人,哪怕已經四十多了,也不改風流本色。

這兩天在海夢上,他也冇少勾搭美女,仗著自己是來自f洲的大家族家底殷實就各種尋歡作樂。

海夢本就是個龍蛇混雜的地方,有前來尋夢的人,自然也有帶著目的而來的拜金女們。

畢竟來海夢遇到頂級富豪的機會可比在其他地方要高出好幾十倍,誰不想搏一搏呢

孟德見司眠穿著很樸素,自然而然的把她當成是來海夢釣凱子的拜金女了。

他到是不討厭這種女人,隻要長得好看就行,他不挑的,反正他不差錢。

司眠被這突然出現的中年男子嚇了一跳,男人的眼底有著很明顯的**,司眠急忙拒絕,“不好意思,我跟朋友一起來的。”

“沒關係,叫上你朋友一起,去旁邊酒吧喝一杯,我請客。”孟德財大氣粗的道。

“不了,謝謝。”司眠還是很禮貌的在拒絕。

這就讓孟德有些不爽了,“怎麼?你覺得我冇錢?我可是住在b區的人。”

司眠猛搖頭,“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不喝酒的,謝謝您的好意。”

說完司眠就著急起身想脫身。

可剛走了兩步就被孟德攔住了去路,“跑什麼?我又不吃人,我是覺得你長得很漂亮,是我喜歡的類型,隻要你跟了我,在這遊輪上你想做什麼想買什麼想玩什麼都可以,我來買單,我還可以給你一大筆錢,你隻需要陪我幾天就好。”

“你可能誤會了,我不是你要找的那種人。”司眠勉強維持著禮貌解釋。

“你們來遊輪上不就是為了釣凱子的嗎?機會就擺在你麵前你也不要?”孟德有些囂張的質問道。

司眠冇想到男人難纏起來會這麼不講道理,她在這方麵實在冇什麼經驗,正愁不知該怎麼婉拒這男人呢,滕嬌嬌這個救星就出現了。

她過來一把把司眠護在了身後,就像是老鷹護著小雞一樣,但麵對孟德的時候,又是一副笑意盈盈的模樣,“這位先生,我們就是路過這邊的,你可能誤會了,我們也不是來釣凱子的,你還是換個目標吧,剛剛在那邊我就碰見好幾位身材火辣的美女,我覺得應該是你喜歡的類型,你不妨去那邊試試?”

“我就要她。”孟德指著司眠點名道。

滕嬌嬌也不生氣,反而笑盈盈的說道,“可我們要回去了,啊對了,我們住在a區。”

孟德果然怔愣了一下。

他雖然是頭一次來海夢玩,但也知道這裡的分區代表著什麼意義。

像他這樣的大家族,也僅能住在b區。

至於a區,他們是冇辦法踏足的,但是a區的人能在幾個區之間肆意遊走。

而b區隻能在bcd區遊走,c區隻能在cd區遊走,以此類推,d區則隻能老實的呆在d區哪兒都不能去。

得知這兩人是來自a區的,孟德心裡多少有些猶豫了。

也就是這個猶豫,滕嬌嬌快速的道彆拉著司眠就走。

待孟德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不見兩位美女的身影了。

他低咒了一聲,覺得自己被騙了,最後隻能罵罵咧咧的離開了。

滕嬌嬌拉著司眠走得老快了,確定那個難纏的男人冇追上來,她才鬆了口氣說,“眠眠,以後咱們還是走一起吧,我得把你保護好才行,主要你長得太漂亮了,太容易招狼了。”

“到也冇那麼誇張。”司眠對於自己的美貌是冇什麼自知之明的。

好在滕嬌嬌知道她是真的美而不自知,而不是裝的美而不自知,“我剛跟那邊的人玩的時候,多少打聽到一點這裡的情況了,住在這b區的遊客啊,都是有錢的主兒,不好惹的。”

末了滕嬌嬌還強烈的表達了一句自己的觀點,“有錢人都很變態,玩得也變態!咱們還是躲著點吧。”

司眠腦子裡閃過一張臉,她蹙了蹙眉,隨後肯定了滕嬌嬌的這個說法,“對,有錢人都很變態!”

榮斯爵剛沐浴完出來就打了個噴嚏,房間裡正等待著給他做檢查的醫護人員登時緊張不已。

宋柯也急忙確認房間的溫度是否在規定裡。

“榮少可有感覺哪裡不舒服?”醫生也小心翼翼的詢問著。

護士一邊給他量著血壓一邊拿出溫度計在他額頭上量了一下。

體溫在正常範圍裡,血壓也正常,心率也是正常的,一切都很正常。

榮斯爵也不疾不徐的迴應道,“冇有什麼不舒服。”

“有什麼問題記得及時反饋。”醫生還是不放心,又跟宋柯叮囑著。

“我知道。”事關榮斯爵,宋柯自然都放在心上。

榮斯爵煩躁的揉了揉眉心。

他以為出來旅行,能自由一點,冇想到還是會被管得這麼緊。

心情陡然就有些不爽了,直接趕人,“你們都給我出去!”

“可是……”

榮斯爵並不給他們開口的機會,直接下了命令,“都滾出去!!!”

宋柯這才趕緊拉著其他人離開了房間,生怕惹得榮斯爵發飆。

彆看他昨晚手術後恢複得還不錯,可到底不是原生的心臟,肯定得小心養著,更不能受什麼刺激。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欣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老婆是花瓶_得寵著,老婆是花瓶_得寵著最新章節,老婆是花瓶_得寵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