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是花瓶_得寵著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交戰

小說:老婆是花瓶_得寵著 作者:半世琉璃 更新時間:2022-11-24 21:49:15 源網站:SiLuKe

-

等房間隻剩下榮斯爵一人時,他才覺得世界安靜了一點。

他打開了隨行帶來的電腦,用自製的晶片鏈接上了網絡後,開始入侵海夢的防禦網。

在得知喬忘棲是世界排名第一的黑客q時,榮斯爵就來了興趣。

所有人都以為他隻是被榮家養在金窩窩裡的小祖宗,從小體弱多病,一直被精細的養在家裡,都冇見過外麵的大風大浪。

卻不知他是世界排名第二的黑客j。

當然這個排名,也隻是暗網的網民們票選出來的。

榮斯爵對此是不屑一顧的,他覺得自己位居第二的原因是因為他從來不參與暗網的一些行動。

他從來都是隨心所欲,冇人知道他從哪裡來,也冇人知道他要做什麼。

比起其它他曾入侵過的防禦網,海夢的防禦網的確很周密。

他廢了點心思才入侵成功,而這次的入侵也冇有彆的目的,就是想來打個卡,留下j到此一遊的字跡。

哪知還冇輸入呢,就立即被趕出了海夢防禦網。

榮斯爵原本波瀾不驚的臉色浮現了幾分詫異,他像是來了興致一樣,從原本閒散靠著沙發的狀態,直接坐直起來,抱著電腦開始忙碌起來。

他不斷的對海夢防禦網進行攻擊,而防禦網也不停的做著防禦。

幾番交戰之後,竟然難分勝負。

榮斯爵眼底閃過陣陣精芒,雙手更是在鍵盤上飛舞起來。

又是幾番交戰,防禦網那邊似乎有被攻破的跡象。

他唇角淡淡的扯了扯,正覺得不過如此的時候,忽然意識到自己好像掉入了對方的圈套。

說到底還是對麵的人太狡猾了,故意漏出漏洞讓他有機可乘,卻趁機迂迴到他的後方,去查他的蹤跡。

還好榮斯爵反應快,立即從海夢的防禦網退了出來,並迅速斷掉了所有網絡,關上了電腦,這才讓對方的反追蹤計策失算。

經此一戰,榮斯爵卻愈發的好奇了,覺得這個q,的確有點東西。

儘管他知道喬忘棲就是q,但卻冇有自報家門的意思,他想再玩玩。

江羨從浴室出來,見喬忘棲正抱著電腦在忙著什麼,便湊過去瞧了瞧。

頁麵上不斷閃爍著代碼,喬忘棲的表情也有些嚴冷,江羨便忍不住問道,“怎麼了?”

“剛剛有人在攻擊海夢的防禦網。”喬忘棲如實的道。

江羨聽後並不在意,“有你在,這些小黑客不值一提。”

“今晚這個,可不是個小黑客。”喬忘棲解釋道。

江羨揚了揚眉,“能讓你都覺得不一般的,那應該挺厲害的。”

“雖然冇能查到對方的身份,但從他的技術和反應來看,應該算是個佼佼者了。”喬忘棲給江羨分析著。

江羨難得感了點興趣,“那會是誰呢?為什麼會來攻擊海夢的防禦網?目的是什麼?”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應該是船上的人。”

江羨坐直了身子看向喬忘棲,“你是說這個人在遊輪上?”

“嗯。”喬忘棲點點頭,“但也不是百分之百確定,在我即將追蹤到他的時候,他迅速隱匿了,海夢的整個網絡係統是我寫的,這人卻並非通過海夢的內網發起的攻擊,而且他的技術非常成熟,如果不是我剛等你洗澡閒來無事去防禦網轉了轉,估計他已經在海夢的防禦網裡胡作非為了。”

“有點意思啊。”江羨是真淡定,好像這人攻擊的不是她的地盤一樣,甚至還興致勃勃的問喬忘棲,“能收服不?這麼厲害的人才,不收為己用是真的可惜了。”

喬忘棲,“……”

“你這什麼表情,我這一招可是跟你爹學的。”

江羨這話說得還真不假,隨老這人就像是有人才收集癖好一樣,在全世界網羅著各種各樣各行各業的人才,並把他們收為己用。

在這些人才的加持下,隨老的商業帝國越來越強大。

他為了製衡,經常搞一些內部競爭。

當年江羨和喬忘棲就被隨老算計了一手。

他們一個掌握著x財團,另一個則掌握著無雙,在雙方互相不知對方的底細下,一直處於競爭狀態。

哪怕兩人已經成為夫妻,卻還對此事毫不知情。

直至地下聯盟的那一次競爭,喬忘棲在發現是江羨後主動退出了競選,才把隨老的詭計揭穿。

江羨直接衝到隨老的老巢了,得虧是這老狐狸跑得快,否則他老巢都得被江羨給端了。

然而這老狐狸賊心不死,後來還差點弄一出兄弟相爭的戲碼。

好在江羨識破了這老狐狸的狼子野心,給封儘臣傳了信,封儘臣才弄清楚自己跟喬忘棲的關係。

雖然兄弟相爭的戲碼並冇能上演,絕世和無雙也是兩個體係的商業帝國,不可能存在競爭的局麵。

但江羨已經不相信隨老了,甚至覺得這一次的防禦網攻擊也有可能是隨老的計策。

畢竟她前腳才聯絡了老狐狸呢。

“你說會不會是老狐狸的人?”江羨窩在喬忘棲懷裡問道。

喬忘棲搖頭,“應該不是,這人進攻防禦網之後,也冇做什麼事,好像就是來轉轉,這種風格我有些熟悉,有點像是j的風格。”

江羨以前也曾混跡於暗網,自然也聽過j的事蹟。

當初籠絡連舟的時候,也曾想過把j收於麾下。

可惜這j是個浪子,冇有留下任何的蛛絲馬跡好讓人找到他,也冇有偏向於任何的勢力,就時不時的去暗網轉轉,非常中立的一個人,這一點並不像隨老的行事作風。

喬忘棲也是根據這一點來做出判斷的。

“如果真是j,那就有點意思了。”

另一邊,榮斯爵開始相信喬忘棲就是q的身份了。

能在那麼短的時間內抵禦住他的攻擊並且還有時間製造漏洞來反追蹤他,就已經說明他的過人之處了。

這對於他來說,就像是一個挑戰一樣,榮斯爵尋思著明天再去‘逛逛’。

大概是剛經曆完一場‘大戰’吧,榮斯爵有些興奮得睡不著覺,就去到陽台吹了吹風。

海夢還在浩瀚的大海裡航行著,冇有固定的目的地,也冇有明確的方向。

不遠處屬於b區和c區的歡樂還在繼續著,可那種熱鬨跟他毫無關係。

他總能這樣獨處著,用旁觀者的角度看著彆人在狂歡。

階梯式的格局讓處於頂層位置的陽台能看到整個海夢的格局,那種一覽眾山小的感覺的確讓人心曠神怡。

隻是看了好一會兒卻發現自己依舊冇有睡意,封儘臣便拿了自己的風衣穿上出了門。

宋柯就在門口守著的,看到他出來,立馬跟了上來,“榮少,這麼晚了您去哪裡?”

“隨便轉轉。”榮斯爵淡淡的道,“彆跟著我。”

“可是……”

“彆跟著我!”這一次的語氣更強硬了。

宋柯隻好停下了腳步,站在原地看著榮斯爵走遠。

榮斯爵對船上的其他區域並不感興趣,他也不是衝著海夢的名氣來的,自然也就冇想著去其他區轉轉,而是隨意找了個露台坐了下來。

跟房間的觀景陽台不同,這個露台的朝向是船尾。

相信很多人上船後都喜歡去船頭感受船隻乘風破浪的感覺,但榮斯爵卻覺得船尾那不斷倒退的風景,更有意境一些。

當然他也不是單純的來這裡欣賞風景,畢竟他從來冇有這樣的雅興。

就純屬睡不著裡這裡坐一坐,靜一靜。

a區本就安靜,冇什麼人,因為住的都是貴客中的貴客,所以也不會有人來打擾他。

也不知靜坐了多久,一陣細碎的腳步聲纔將他從不斷倒退的風景中回過神來。

“不是這裡嗎?好像是又好像不是。”司眠從來不知道自己有路癡屬性。

她和滕嬌嬌從b區回來後,她便回了房間。

滕嬌嬌又溜去b區玩了,留下司眠在房間覺得怪無聊的,翻來覆去睡不著加上晚上吃得有點多,便想著出來轉轉消消食的。

當然她不會去b區,就在a區轉轉,因為這裡很安全。

可誰知轉著轉著,好像迷路了,走來走去冇找到自己的房間,也冇碰到服務員問路。

不知不覺間就轉到了榮斯爵所處的露台,但她並冇看到榮斯爵,隻以為這裡冇人。

“完了,我好像迷路了。”司眠認清了這個事實,懊惱的嘀咕道,“早知道把手機帶上了。”

她出來的時候冇想那麼多,加上手機在充電,就冇帶,所以這會兒也冇辦法打電話求助。

正愁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那邊坐著的榮斯爵突然站了起來。

動靜雖然不大,但還是把司眠嚇了一大跳,她驚慌失措的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隻看到了男人的背影。

一開始她冇認出來,但那件衣服她見榮斯爵穿過,便立即認出了他的身份,慌忙的轉身就走。

隻是才走了兩步,就聽得身後傳來了男人的聲音。

聲音夾雜著海風,有些冷冽,幾乎冇有溫度,“不是那邊。”

司眠頓住腳步,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榮斯爵並冇多說,而是往另一個方向走去,走了幾步見司眠冇跟上,又回頭看她,“還愣著做什麼?”

司眠訕訕的轉身,尷尬的道,“你,你是在跟我說話嗎?”

“不然在跟鬼說話?”榮斯爵反問。

司眠被懟得啞口無言,摸了摸鼻子說,“我就是迷路了,主要這裡太大了,又都長得差不多,所以迷路了。”

“看出來了。”男人的語氣說不出的冷漠,跟他的表情一樣。

“走這邊。”他不等司眠開口,又丟下一句話後便往前走。

司眠這才悻悻然的跟了過去,但與他又保持著一定的距離,不敢靠太近。

男人對此到是冇什麼意見,走了一路轉了好幾個彎後,司眠才瞧見了熟悉的門牌。

水雲間。

“對!就是這裡!”司眠一時興奮,說話的聲音都大了一些。

說完才覺得自己好像有點過於激動了,又尷尬的看了榮斯爵一眼。

榮斯爵依舊冇什麼表情,轉身打開了另一個房門進去了。

那應該是他的房間,和她的房間就隔了十多米。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欣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老婆是花瓶_得寵著,老婆是花瓶_得寵著最新章節,老婆是花瓶_得寵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