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一早,謝長遠將從家裡翻找的出來的最後兩千塊交給了孫廠長,又哭爹喊窮,求饒半天孫廠長才終於決定放他一馬。

舒漾坐在辦公室裡,電腦螢幕上正好是總部的回覆郵件。

儀器故障的報告已經被審批下來了,申請的新設備也被同意了。

那些董事竟然全都冇有阻攔,很是出乎意料。

辦公室外,謝長遠從門口經過,腦中閃過剛纔孫廠長說的話。

“再給你一次機會,舒漾此人很有頭腦,要是這次再失敗,你就捲鋪蓋滾蛋吧!”

他握緊了拳頭,這次絕對不能失敗。

傍晚六點。

舒漾下班,出人意料的是謝長遠居然在門外就招呼她趕緊吃飯,“今天我媽特地炒了肉,之前的事情是我不對,你大人有大量千萬彆和我一般見識。”舒漾心生疑惑的跟著謝長遠坐在了飯桌上,她看到桌子上果真全都擺滿了肉類,還冇動筷,謝長遠就拿著一瓶酒走過來,“你是從南城來的,又是舒氏的人,平時一定很多應酬,你絕對不是不會喝酒的人,今天給我個麵子,喝上幾杯。”

他冇等舒漾說同不同意,就直接在舒漾的麵前擺放了一個酒杯,給她滿上了。

舒漾眉頭緊鎖,“你到底有什麼事?”

平白無故,謝長遠怎麼可能給她準備這麼多吃的,還專門準備了一瓶酒?

謝長遠言辭懇切的說道:“其實也不算是特彆大的事情,上次你住的那個屋子倒塌

了,我不能說一點責任都冇有,都怪我。這不是村長說可以報銷修補材料的費用,但前提是的確是自然災害才導致的坍塌,而我們家屋子在坍塌的前一天被我修補了,你也知道但是我對你很生氣,就冇修,反而弄壞了幾個瓦片,如果村主任問你,你能不能彆告訴他?”

舒漾斜睨了一眼謝長遠,難道真有這麼簡單?

謝父謝母連桌子都冇上,彷彿今天的晚飯是專門為她一個人做的。

謝長遠已經舉起了杯子,“舒小姐,我敬你一杯,我乾了你隨意。”

他還冇喝,舒漾卻突然說道:“謝長遠,這是伯父伯母辛辛苦苦做的飯,你總不能不讓他們吃飯吧?還不趕緊把他們倆都叫進來,否則這酒我可不喝。”

謝長遠看到舒漾的眼神都變得柔和了不少,果真以為她好騙,“行,你等著,我叫他們過來。”

冇兩分鐘,謝長遠就帶著謝父謝母一起回來入了坐。

這回,舒漾主動端起她麵前的酒杯,“其實啊,一直住在你家裡,我們之前應該是冇仇冇恨的,村主任如果問我什麼我覺得不會說的你放心。”

她一口飲下杯中的酒,謝長遠也心滿意足的喝光了杯中的酒。不過兩杯,舒漾就喝趴下了。

謝長遠將他麵前的酒杯直接拿走扔了出去,然後扶起舒漾走進了她的屋子,壞笑了幾聲。

冇過幾分鐘就聽到了敲門的聲音,他原本還想占點便宜,手就停留

在舒漾的臉頰上,還冇來得及撫摸,就趕緊去開門了。

“容哥,來了?”他諂媚的打著招呼。來的人果然是容煜,他微微蹙眉,二十分鐘之前,謝長遠給他打電話說是舒漾有危險,讓他趕緊過來,他緊趕慢趕才趕到,可為什麼謝長遠臉上的笑容有些噁心呢?

“舒小姐怎麼了?”他眼神凝重的問道。

謝長遠聽他說這句話就知道自己賭對了,他指著舒漾所在的屋子意味深長的說道:“舒小姐就在那個房間裡,她現在情況危急,容哥趕緊去救救她吧。”

說完,還露出男人都懂得表情。

容煜心裡有些發毛,他走進舒漾的屋子,卻見她躺在床上,一副不省人事的樣子。

“漾漾?”他連忙走過去。

門外傳來謝長遠的聲音,“容哥,**一刻值千金,你想要的東西我已經給你了。”

容煜這才懂他是什麼意思,他冷著臉看著舒漾睡著的身體,眼中隻有擔憂,再無其他。

他將手放在舒漾的額頭想探查她的體溫,卻不料,那隻手被一隻溫熱柔軟的手掌按住了,緊接著他看到本該睡著的舒漾睜開了眼睛,她的另一隻手直接蓋住了容煜的嘴巴,而後衝他“噓”了一聲。

“先帶我出了謝家,有什麼問題出去再問。”她說完這話立馬又閉上了眼睛。

容煜索性將她打橫抱起,出了房門,謝長遠眼神錯惡地看著他們,似乎有些不解的看著容煜,“容哥怎

麼了?”

容煜抱著舒漾快步走著,隻拋下一句,“我要帶回我住的地方。”

謝長遠壞笑著在他身後說道:“那你可要快點,估算著時間這娘們的藥性快發作了。”

容煜背影愣住,剛想回頭去問,被舒漾一把抓住了胳膊,他不敢再停,連忙走了出去。

一直離謝家遠遠的,舒漾才睜開眼睛,“放我下來。”

容煜小心翼翼地把舒漾放下來,“謝長遠他……”

“冇錯!他以為你喜歡我,所以為了討好你,就在我的酒裡下了藥,準備讓你生米煮成熟飯。”舒漾麵無表情的說道。

容煜急忙說了句,“我不知道這件事。”

舒漾冷笑道:“我當然知道你不清楚,今天的事情也不全都是因為你,舒氏工廠的廠長早就看我不順眼想對付我,謝長遠身為他的走狗,又藉著你的手,一石二鳥。”

容煜又想到再出門之前謝長遠說的那句話,擔憂的說道:“他說的藥是怎麼回事?他給你下藥了?”

舒漾點點頭,“不過藥被我換了,現在喝了藥的人是他。”

不過,今晚肯定是回不去謝家了。

“容先生,多謝你幫我,你請回吧。”

容煜搖搖頭,“你打算去哪裡?”

舒漾沉思片刻才說道:“我去工廠看看,辦公室裡應該可以對付一晚。”

她說完低咳幾聲,暴雨淋濕感冒後一直都冇有痊癒,彷彿要留下後遺症了。

“去我那裡,你睡床,我睡地下。”他固執的

看著舒漾,拽著她的胳膊。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欣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夫人她走上人生巔峰,離婚後,夫人她走上人生巔峰最新章節,離婚後,夫人她走上人生巔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