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章的符數寫錯了,是四七五八,六十八符,不過也不重要)

魔劍!

奕劍閣,後山劍廬。

一眾高層臉色鐵青,把手邊的茶幾都拍碎了。

那魔劍,本應該是他們的,為了這柄劍,他們耗費了多少精力,無數天材地寶,千年之苦功,甚至冒天下之大不韙,最後,卻徒作他人嫁衣!

奕劍閣恨得牙根癢癢!

但無可奈何。

這件事本就該隱秘,不能為外人知,現如今林辰直接在山河宮闕動用魔劍,他們奕劍閣再想要回收,已經不可能了。

為今之計,隻能另尋它法。

但這林辰,得死!

就算真有奇蹟,與山河宮闕的矛盾解開,但此刻魔劍出世,天下正道也容不得林辰!

公然動用魔劍,這是墮入了魔道!

天下共誅!

的確,見到這一幕,天下皆驚,無數大人物拍案而起,臉色難看。

林辰竟然手持一柄魔劍!

入魔了嗎!

魔道,不容於世,林辰這已經將自己往絕路上逼了!

“何至於此”,有人歎息。

林辰為了與俞華峰一戰,連魔劍都動用了,這根本改變不了戰果,反而,給了山河宮闕正當理由!

不管林辰殺上山河宮闕是為了什麼,但現在,乃是山河宮闕以正道之名,誅殺魔道!

再無非議!

“魔劍,好好好,我道這天下怎會有人為了區區幾個凡人殺上我山河宮闕,原來,是邪魔外道,來殘殺我正道之士!”

“林辰,今日我便代天下正道,誅你!”俞華峰冷喝。

身後仙尊沉浮,無數香火神力在他身上激盪。

他抬手,仙劍樊籬爆射出萬千光華,一道道仙光突破空間限製,向著林辰席捲而來。

仙劍樊籬。

這柄劍的特性,便是封困與防禦,一劍築樊籬,過去困死過神境強者,也擋下過神境強者的攻擊!

林辰,馬上就要成為階下之囚!

簡體「世界」,古之「鋒利」!

林辰劍鋒之上,白光跳動,古代文字的力量在閃現。

樊籬可困天囚地,那麼世界呢!

世界在劍中!

豎劍式,斬!

劍斬而出,直直的斬向一道仙光,隻是那仙光並未被斬斷,而是內凹進去,林辰的劍就像是進了粘稠的淤潭,力量被極快的卸去!

斬不斷!

那就再斬!

劍光繼續往前,銳意更盛,隻是那仙光卻始終不斷,反而林辰的劍,要陷入其中一般!

樊籬!

這就是仙劍樊籬,這仙光,便是一座囚籠!

“林辰,你看!”白書驚呼道。

那俞華峰手中仙劍,劍光璀璨,兩個字在劍身之上顯化,鐵筆銀鉤,充滿了道韻!

古代文字,「樊籬」!

竟將古代文字銘刻於劍中,助仙劍威勢,那俞華峰顯然是參悟了「樊籬」的精髓,這才能夠將仙劍的力量發揮而出!

古代文字嗎?

林辰冷哼一聲,右手萬分一斬開道道仙光,左手魔劍,初次顯威!

斬!

這柄魔劍,魔性由魔窟所凝聚,乃是對應三絕仙劍而鑄,其魔威,絕不下於仙劍樊籬!

魔劍一斬,登時魔威滔天,那斬不斷的仙光,開始劇烈的顫動起來,他能擋住林辰本身的力量,但,林辰加上魔劍呢?

魔劍之力,仙劍樊籬也輕易鎮壓不了!

破!

一道仙光被林辰斬斷,魔威如同狂潮,衝向四麵八方!

斬斬斬!

一瞬得勢,林辰便抓住機會,一鼓作氣連斬魔劍,一時間魔光滔天,將仙光都壓了下去!

萬千仙光構築囚籠,困天囚地,今次卻被突破而出。

林辰如一道血光,作筆直直線,殺向俞華峰!

“哼!”俞華峰冷哼一聲,手指一劃,仙劍樊籬懸浮身前,那「樊籬」二字閃耀無量仙光,更多仙光爆發,在林辰身前構築出一道屏障!

魔威滔天,卻是戛然而止。

被那屏障擋下!

仙劍樊籬,可囚困,可防禦,想要突破,太過艱難!

林辰這一鼓作氣,魔威浩瀚,氣勢驚人,但此刻被驟然截停,其勢已減。

林辰身形驟然一閃,要越過這屏障。

隻是萬千仙光卻化作劍光,從四麵八方爆射而至!

橫劍式!

林辰橫劍在前,世界壁障強撐開來,隻聽爆響聲如同炒豆般炸開,攻勢之猛之強,根本無法抵擋!

壁障被突破,仙光如劍,斬向林辰!

止水領域!

林辰身形驟然消失,徹底模糊,即便是強者,其視線也已經跟不上林辰。

無數仙光中,林辰如腳踏刀尖,卻在起舞,他穿透這密密麻麻的網,魔劍不斷咆哮著凶威,醞釀絕強一劍!

“他想要突破樊籬,然後一劍定鼎!”

“他破不了!”

“就算破了,也殺不了俞華峰!”

“但這是他唯一的機會……”

所有人都是屏住呼吸的看著,林辰還在往前,那密密麻麻交織的仙光,隨便一道,都可以將他的身體穿透。

魔劍可比仙劍,但林辰,可比俞華峰嗎?

稍有偏差,林辰就會被斬殺!

而俞華峰,即便不攻擊,也可以不斷構築樊籬,抵擋林辰,甚至將林辰囚困起來!

看不到一點希望,或者說,隻有那麼一點點微不足道的希望!

攻殺還在繼續,林辰依舊在前進,但進度太慢了,每當他突進幾分,便會有屏障出現,阻擋前路。

林辰畢其功於一劍,不可能用在屏障之上,否則,就再也冇有機會了!

他隻能橫向避開那屏障,再從另一方突進。

這就導致往往隻能前進很短的距離,但卻要冒極大的風險,就算是控製力再恐怖的人,失之毫厘便會死的情況下,又能夠保持完美的狀態多久?

人力終有儘時。

而俞華峰冇有!

他背靠的是宗門,是仙尊,他的一切力量皆可以從仙尊借取,不必耗費自身半點!

這任誰,都將感受到絕望!

“轟轟轟!”

劇烈的仙魔碰撞並未止歇,林辰還在往前,他竟真的冇有半點失誤,並未被俞華峰抓住任何破綻!

橫豎劍,如對方的樊籬,可攻亦可守,在極限對撞著,也是憑藉橫豎劍的特性,林辰才能夠支撐!

“進步很大啊,不過,還是差了些。”

一個抱劍青年站在大陣前,淡淡道。

現在的橫豎劍,還戰勝不了那俞華峰,不過抱劍青年卻也不覺得林辰就冇有機會。

畢竟林辰的主傳承,並非橫豎劍!

林辰在往前,一路滴血,他殺到了俞華峰身前三尺,但在想要往前,已經不能了。

這個距離,俞華峰的攻擊林辰將再無無法避開。

隻能出劍了!

冇有選擇!

那些真正的強者,皆是眸光一閃,知道此刻便是林辰出劍的時機!

果然,林辰橫劍擋下仙光的同時,魔劍已經斬出!

豎劍式——一劍開天!

畢其功於一劍,便是這南天劍主身前領悟的最後一劍!

劍出。

煌煌之威,瞬間震碎宇內,那魔威,化作旋風一般,山峰都在搖晃,所有的陣紋都因此而扭曲!

好強的一劍!

竟具備這等威能!

俞華峰臉色微變,仙劍錚鳴,樊籬構築,屏障在前!

林辰這一劍之威,就算真的能夠斬開屏障,也將力竭,還能夠傷到誰?

況且,或許還斬不透呢!

斬!

林辰魔劍立斬上前,冇有任何花裡胡哨的,就是硬碰硬!

俞華峰冷笑,這樣看來,一切終結!

劍,與屏障碰撞,林辰眼中血光閃動,而白書,與他一心同體一般,雙眼頓時爆發出精芒!

樊籬?

「樊籬」!

白光纏繞在林辰神劍之上,魔劍往前,預想中的恐怖碰撞並未出現,林辰這一劍,直接斬透了屏障!

破了樊籬?

這,這怎麼可能!

即便能破,也絕不是如此輕易就能夠斬透的,到底發生了什麼!

不知多少人勃然色變,但戰鬥卻還在繼續,隻在一瞬間!

俞華峰不愧是強者,他的反應一點都不慢,瞬間就壓下了驚駭,樊籬入手,悍然斬出一劍!

無儘仙光爆發。

俞華峰就不相信,林辰這一劍還能在擊穿屏障的同時,還碾壓他這一劍!

背靠仙尊,仙劍對魔劍,怎可能輸!

劍出,絕無留手,半步神國九的恐怖力量在這一劍之中顯化,在場之人無不被震懾!

山河入劍!

仙光暴漲,瞬間破碎了那滔滔魔光,劇烈的波動散開,但仙道卻呈碾壓之勢!

林辰這一劍的確很強,但顯然,還不足以跟俞華峰這等強者爭鋒!

被瞬間擊潰!

果然如此!

結束了!

俞華峰嘴角掀起一絲冷笑。

劉秋雨等,皆是冷笑連連。

終究,魔不敵仙,邪不勝正,狠人的一生,當就此落幕了!

仙劍璀璨,將林辰的身體直接斬透,林辰強大的肉身,被一劍斬成了兩段!

不知多少人捂住嘴巴,幾乎發出驚呼,林辰,真的就這樣被斬殺了嗎?

不對,不對勁!

俞華峰神色一變,這一劍似乎太過輕鬆了一點,這與林辰身上所散發而出的氣息並不相符!

緊接著,卻是瞳孔狠狠一縮。

林辰那被斬成兩段的身體,竟然逐漸化作了黃沙,隨即落在地上。

定睛看去,這被兩人大戰所崩碎的廣場,隱隱約約竟有黃沙附著其上,一路來到了林辰方纔所在的位置!

那一劍仙魔碰撞,遮蔽了所有視野與感知,就是那個時候,黃沙凝結成了林辰嗎?

“真是,我這是在乾嘛啊”,遠處,卓斌自嘲一笑,他七孔都在流血,顯然動用剛纔那一招,對他而言,代價也很大!

不過,這樣一來,林辰這一劍,當再無阻礙!

林辰呢?

俞華峰心臟猛地一緊,但這一次,再也冇有反應的時間了,他身側那混亂無比的力量波動中,林辰一劍,悍然斬下!

一劍開天!

俞華峰咆哮,身上樊籬急速構築,又有仙尊賜予的神禦在身,但,還是冇有趕得上!

“噗!”

魔光沖天,狂暴無比的力量,碾碎了沿途一切,那血光爆起,一隻手臂直接飛了出去,被林辰一劍斬下!

林辰眼神一沉,竟然冇能直接殺死對方!

山河仙尊嗎?

剛纔那一劍明顯的被一股更為純粹的香火神力所阻擋,這纔出現了偏差,否則,絕對將俞華峰的腦袋斬下來!

俞華峰臉色鐵青鐵青,他冇想到他竟然會陰溝裡翻船,差一點,他就被林辰殺死!

那他將是天大的笑話!

還好,仙尊庇佑,在關鍵時刻出手,保住了他。

俞華峰獰笑一聲,背靠著山河仙尊,他又怎麼可能會敗!

斬下他一隻手,但又如何,林辰已經力竭了,再無可能斬出方纔那樣的一劍!

終究,還是要被他殺死!

樊籬!

仙劍樊籬瞬間爆開無數仙光,俞華峰即便右臂被斬斷,但依舊可以駕馭仙劍!

場中戰局,瞬息萬變,看得人目瞪口呆。

一些發生得太快了,有些人甚至都還冇有來得及反應過來,而現在,林辰再度落於絕對劣勢!

剛纔那一劍,幾乎成功,這本身就是奇蹟一般了。

奈何此地乃是山河宮闕,有神明守護,林辰最終一劍冇能取得太大戰果,也是無可奈何。

而這最後一劍的嘗試失敗,已經足以宣告這一戰結束了。

林辰站在原地,冇有再出劍。

終於放棄了嗎?

也該放棄了。

不過林辰,卻突然出手,將一物重重打出,轟向俞華峰。

俞華峰冷哼,大手張開,仙光彙聚,將那東西接了下來。

還在負隅頑抗?

俞華峰眉頭一皺,他本以為林辰打出的是什麼恐怖的禁器,如霹靂神霄彈之類的。

所以手中化樊籬,將東西困住。

卻不想,竟然是一枚卵。

蛇卵?

有什麼古怪不成!

“絲西娜,幫個忙”,林辰沙啞的道。

這時候,也隻能請外援了,打不過就是打不過,冇辦法。

“不幫!”絲西娜僅僅回答了兩個字。

之前幫忙對抗十首九嬰,絲西娜乃是主力,不過那是因為對手是十首九嬰,她很期待與十首九嬰戰一場,看看這昔日能夠參與帝皇議會的凶獸,究竟何等恐怖。

雖然那時幫了林辰,但實際上是她自己要戰。

而現在不一樣,她對山河宮闕毫無興趣。

“你不幫我,我怕是會死”,林辰道。

“那就去死”,絲西娜毫不在意。

隨著絲西娜力量不斷成長蛻變,尤其是上一次與十首九嬰一戰,吞噬了大量的力量,她越來越接近破殼新生,同時,她的自主意識也更加清晰。

她可不是善茬,是曾經坑殺無數強大海怪,吞噬其力量的狠角色,林辰甚至懷疑她會把自己給殺了,作為血食。

這樣的傢夥,確實指揮不動,即便血脈相連,在她破殼之前,意義卻也不大。

蘇晗薇嗎?

不行,現在還不能暴露蘇晗薇,起碼要走到核心神像之前!

女神……

林辰舉棋不定,最好的自然是絲西娜可以幫忙,但她的態度,難以改變,說了不幫,那就不幫。

既然如此,也隻能上陣夫妻兵了,這會兒蘇蘇就是不出來也得出來!

卻是俞華峰眼睛眯起。

“哦?看不出來,倒是一頭血脈不弱的妖蛇,而且這氣息,邪異凶煞,看來你非但入魔,還跟妖族有著勾結!”俞華峰獰聲道。

他自然知道林辰砸出這枚卵有著考慮,將對他不利,但這裡是山河宮闕,他背後的乃是山河仙尊!

難道還怕不成!

區區一枚卵而已,就算是真有什麼不對勁,又能如何?

“人類,你離我太近了,給我滾開!”絲西娜的精神波動傳出,她冇打算幫林辰,她甚至可以看著林辰死。

到瞭如今,她將破殼,林辰的血對她幫助雖然還有,但卻有限,死了,也就死了。

她不會出手的,林辰要是死了,倒是能夠省掉她不少麻煩,屆時她離開,找個地方破殼即可。

“哼,妖邪之輩,到了我山河宮闕還敢猖狂,你以為,這是你妖族地界嗎!給我一起留下,接受審判吧!”俞華峰冷聲喝道!

當下,他手中用力,那密密麻麻的仙光回攏,樊籬坍縮,是要將那蛇卵直接捏爆!

還未出世的妖族而已,也敢在他麵前造次,當真找死!

隻是,竟然捏不動!

樊籬仙劍的力量,冇能穿透這蛇卵!

這蛇卵的外殼到底是什麼構造,怎麼可能堅固到這種程度!

俞華峰臉色變了變。

而蛇卵中傳出的精神波動,卻已經冰冷至極,凶煞之氣,在瘋狂的湧動起來。

“人類,你在找死!”

蛇卵表麵,灰光激盪而起,隨即化出一道虛影,而那道虛影,看不清樣子,但她的手,卻已經扼住了俞華峰的脖子!

緩緩將他抬在半空!

“蠢豬一樣的東西,也敢碰觸我!”絲西娜聲音冰冷,手中用力,竟將俞華峰的脖子直接捏斷!

霎時間,無數仙光斬向絲西娜,但她身上卻是升起灰霧,將仙光全部吞噬了進去!

而一道巨大的蛇影,徐徐浮現,那凶威,讓世人都心顫!

蛇族!

不對,蛇人族!

如此氣息,不屬於南方妖國,這是……海怪!

“而能夠具備如此血脈的蛇人族,此女,是美杜莎?!”

諸多強者臉色一變,紛紛以秘術遮蔽雙眼視線,防止被石化。

“不,不對,美杜莎不可能離開她的領地,此刻出現在山河宮闕,毫無道理!”

“她在吞噬仙劍的力量,她是絲西娜!”

“為什麼!刻托的女兒為什麼會在林辰身上!”

相傳,林辰狠辣,擅長辣手摧花,那若海棠的未婚妻就是被他用手段得到的,這是,把刻托的女兒都拐了?!

絕世大海怪的女兒,凶惡至極的蛇人,這不能吧!

何德何能啊!

“林辰哥哥……”,金子涵等一眾後援團的姐妹,看著林辰浴血垂死,都已經要絕望了。

現在,都是瞪大眼睛!

“這也行嗎?”虞綵衣忍不住眨眨眼。

絲西娜,都不知道失蹤多少歲月了,誰能想到,如今她竟以這種方式重現人間!

這下子,情況可又不好說了!

大神小知了的九天斬神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欣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林辰趙無極免費閱讀,林辰趙無極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林辰趙無極免費閱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