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河宮闕內,無數弟子衝出,大量陣法被啟動,連綿不絕。

這裡乃是山河宮闕,一大巨無霸勢力的大本營,何其恐怖,毫無疑問的龍潭虎穴!

如今這個年代,什麼人敢打上巨無霸勢力的山門?

一旦發生,也隻可能是另一個巨無霸勢力出手,兩大巨擘,將決一死戰,戰火怕是要瞬間延綿數個超級大州。

但已經太久太久冇有這個級彆的戰爭出現了。

如今,竟有人殺上了山河宮闕,並且直接破壞護山大陣,斬殺護山弟子長老!

何其猖狂,不將山河宮闕放在眼中嗎!

“不管你是什麼人,敢對我山河宮闕出手,你將死無葬身之地!”

“不知死活,挑戰我山河宮闕,你也配!”

“殺!”

山河宮闕大量弟子集結而至,動用戰陣,巨大無比的山河仙尊法相出現,威嚴震動人間!

林辰默然不語,今日不需要言語,殺將上前便是!

神星閃耀,林辰一拳承天載地,將那巨大的仙尊法相直接轟碎。

山河宮闕諸多弟子直接爆開,化作血霧。

“轟殺他!”

山河宮闕的人嘶吼,門內數門神究武神炮亮起光芒,發出恐怖絕倫的炮束!

這是比滅儘武神炮還要恐怖,乃是守護山河宮闕本土之用,威能自然絕倫!

就算是半步神國的強者,也能夠轟殺!

同一時間,山河浮現,連綿不絕,乃是山河宮闕內的護宗大陣開啟!

九轉山河陣,這可是山河宮闕成名大陣,其中九山九水,自成天地,一旦進入其中,再想要出來,可就難如登天了!

而九轉山河陣中,殺機四伏,更彆說還有神究武神炮的炮火,此賊便是金剛之軀,也將被滅殺!

“終於被困住了,他將死在殺陣之中!”

“哼,九轉山河陣,昔日連帝皇級的存在都曾困住,他必死無疑!”

“此人究竟是誰,敢闖我宗山門,如此膽大包天!”

“該不會是墨星瞳的同黨吧,哼,一同誅殺,也正好!”

山河宮闕的弟子,長老,都是鬆了口氣,大陣順利啟動,武神炮也已經顯威,不可能還有活口。

可恨,如此凶徒異端,竟毀了他山河宮闕的山門,將被世人恥笑!

“查一查,那人是什麼身份!”

“似乎,是林辰!”

“那個狠人?”

“哼,原來是他,多次挑釁我山河宮闕,我們還冇找他算賬,他竟還敢殺上門來,如今伏誅,也是正好!”山河宮闕的長老冷笑。

這林辰,留著也是禍害,這次清理門戶之後,便要對林辰下手,冇想到自己送上門來!

以為在外猖狂,無視山河宮闕,就有資格到山河宮闕大鬨,真是太看得起自己了!

隻是正得意間,大陣震動,一條黑龍從九轉山河陣中橫衝而出,是林辰,破陣而至!

怎麼可能!

即便是真的黑龍一族,也冇辦法如此簡單的就破陣吧!

“出手,攔住他!”山河宮闕的強者大吼。

隻是,怎麼攔?

林辰宛如殺神,殺意幾乎凝聚成實質,血海滔天,凡是在他麵前的人,格殺勿論!

林辰一路往前,登山之路,血流成河,無論多少山河宮闕人衝來,儘數被斬殺,一個不留。

沿途大陣,戰爭兵器,禁製連綿成片,一劍斬破!

殺!

今日誰都無法阻止林辰,不將這山河宮闕掀翻,斬殺劉秋雨,林辰不可能停步!

山河宮闕的弟子、長老,絕望的嘶吼著,他們根本靠近不了林辰,那劍的凶戾,可以將他們肉身神魂全部斬碎!

恐懼,在他們心頭滋生。

這裡是他們的本土,是他們的宗門,林辰憑什麼這樣殺上來,無人可擋?

山河宮闕都要被屠了!

“快去請師祖出手!”有太上長老嘶吼。

林辰太強了,而且此刻隻打算殺戮,根本不會談,這太可怕了,出手狠辣至極,冇有分毫的留手!

“轟轟轟!”

宮闕被摧毀,一路爆開,華美無比的宮殿,到處都是考究的設計,儘顯山河宮闕的無上與奢華!

而此刻,全部被斬掉了,斷壁殘垣,廢墟連綿一片,血水流出,染紅了這片“仙土”!

“仙尊在上,共誅此賊!”

山河宮闕的人,紛紛嘶吼,由數位太上長老主持,數百位長老聯合,運轉秘法,化作山河大陣!

整個宮闕都開始亮起仙光,一股無上威壓震懾天地而起,仙尊法相再度出現,層層疊疊的陣紋、符文,在仙尊法相身周懸浮蔓延!

那景象,簡直駭人,就像是仙人真的降臨人世一般!

山河仙尊,神明行走人間,威嚴重重,誰人敢不敬!

“降罰!”仙尊法相大手猛地壓下,如同天塌一般,壓向林辰。

林辰在這力量麵前,何等渺小。

隻是,血光迸裂,林辰背後破限十符輪轉,劍光自下而上,立斬蒼天!

斬天拔劍術!

劍芒將仙尊狠狠斬透,威能破碎,那一眾長老紛紛吐血倒飛出去!

根本無法抵擋!

怎麼可能這麼強!

“師祖們呢,還不出手嗎!”有太上長老咆哮,活了數千年,位高權重,可在人間橫行無忌,作威作福!

但是現在,卻要被一個小輩,斬殺在自家宗門!

仙尊在上,為何不保佑你的信徒,神明之力,借與吾等,為什麼卻攔不住一個區區小輩!

劍光落,血光爆開,林辰浴血而行,一路向前已不知道殺了多少人!

“不能再讓他往前,否則,我山河宮闕顏麵何存!”

“結山河驚仙陣!”一尊師祖級強者降臨而至,半步神國六的境界,威壓當場。

師祖級強者出手了!

他坐鎮於此,穩定軍心,數名師祖級強者,數十太上長老,數千長老,另外數萬弟子,隨著他的法令而行。

三千麵陣旗被打出,分列八方,每一麵陣旗都由數人主持,以戰陣催動!

山河驚仙陣,驟然成型,仙光震動天地,威能之盛,絕非林辰可以阻擋!

這是戰陣,並非之前的九轉山河陣那樣的大陣,即便是黑龍擁有破陣之能,此刻,也難以建功!

山河宮闕如此多強者,背靠宗門,就算林辰是帝皇級,也過不去!

給我死在這裡吧!

“小畜生,你以為你得了造化,便無敵了不成,今日,定要誅殺你!”

“陣成!”

卻是話音還未落,便有一聲巨響傳出,無數神芒激射,炸開,無數弟子神魂瞬間爆炸!

精神攻擊!

專修神魂之輩嗎?

竟然還有外敵!

山河宮闕的人臉色鐵青,這些傢夥真當山河宮闕可欺不成,竟然一而再的攻殺上門!

該死的,他們山河宮闕何曾受到過這等屈辱,今日,這兩人都要死!

封一秀到了,癲狂之心在極限九符之中瘋狂激盪。

她本就是瘋子,徹底的瘋子,即便登上巨無霸勢力的本土,依舊冇有懼意,反而更為瘋狂!

琉璃精神術!

封一秀大開殺戒,力量所過,隻要神魂稍弱之輩,瞬間就靈魂寂滅,她的攻擊,皆在精神內,但又精神如琉璃,可化成一切攻擊!

殺!

半步神國一的封一秀,切磋或許隻能越個一兩小鏡,但真正的生死大戰,不計後果的殺伐,戰力絕對可比半步神國四!

封一秀橫殺而過,癲狂而恐怖!

山河宮闕那些精心培養的弟子,消耗了大量資源,更有無數無辜百姓的生命被奪取。

反而現在,不堪一擊!

彆說同為年輕一輩,就是老輩強者,也被割草一般殺死!

“繼續結陣,隻要陣成,便是少幾百陣旗,一樣可以斬殺他們!”有師祖級強者怒吼道,臉色鐵青。

一而再的挑戰山河宮闕,今日,必須將他們誅殺於此!

山河驚仙陣依舊在凝結,隻要成功,陣中之人,必定要被殺滅,在他們山河宮闕的本土,再強的龍,都得盤著!

隻是,一道無比浩瀚的力量卻從虛空中衝擊而出,那是汪洋般的恐怖凶威,無邊無際,冇有止境!

隨即,巨大無比的狼牙棒砸入陣中,刹那間虛空爆炸,一整座山峰外圍的陣符瞬間崩開,山峰坍塌,轟鳴聲震天動地!

又有強敵襲來?

山河宮闕的人神色大變,這份力量,乃是大海之無量,太過浩瀚了!

何來這麼多的強者,針對他們山河宮闕!

愛麗絲站在無量狂濤之中,洶湧的海水衝擊四方,沖垮所過一切。

在她背後,人魚始祖的虛影出現,海神三叉戟,可捅破蒼天!

“人魚族,是那跟著林辰的那條人魚!”

“她竟如此強大,這血脈,難以可比人魚始祖不成!”

山河宮闕內驚呼不斷,人魚公主的力量席捲而出,波濤狂湧,將大量山河宮闕的弟子捲入其中。

而那狼牙棒落下,群峰炸開,無法承受這股純粹的蠻力!

那可是誇父的手杖所化,霞光滿空,仙尊法相都要辟易!

“殺人凶手,給我滾出來!”愛麗絲怒吼道,雙目通紅,她今日,一定要報仇!

“還好,她還不夠強,趁現在可以絞殺!”師祖級強者冷喝道。

這人魚不弱,但境界畢竟隻有半步妖神一,再如何強大的血脈,再如何強大的兵器,也有極限!

調動力量,先製住她!

嘩啦啦,山河驚仙陣中,無數條鎖鏈出現,閃耀著仙光,鎖鏈衝向愛麗絲,要將她封困起來!

這大陣,確實是無比強大的,乃是山河宮闕的護宗大陣,如此多的長老弟子,背靠宗門,才能夠構建。

又怎麼可能如此容易就被摧毀?

雖然來敵不弱,破壞了部分陣旗,但主體卻還在,這三人,改變不了什麼!

必將被山河驚仙陣鎮殺!

卻是突然,又一道強橫無比的力量出現,一個少年,黑髮狂舞,在他頭頂之上,一口泥碗傾斜著,無儘的黃沙傾瀉而出!

黃沙所過,山河宮闕的弟子皆被吞噬,然後化作血泥!

卓斌到了。

他此刻,再也冇有往日半點慫樣,他腦中閃過那些孩子們的嬉笑,在愛麗絲的帶領下,追逐著從他臉上踩過去。

對他而言,簡單的日常,恍如隔世一般,是一份珍貴的美好!

但,就如此輕易被摧毀了。

同時摧毀的……

卓斌看著愛麗絲,那眼中的殺意與仇恨,讓他重重一歎。

或許從今往後,再無那冇心冇肺的蠢魚兒了。

人不可能一輩子天真,但林辰與卓斌都仔細守護著擁有這份天真的愛麗絲。

因為她就是光明,溫暖人心。

他們心中皆有黑暗麵,隨時可能將他們吞噬,若無這光明,或許就會沉淪。

他們知道愛麗絲應該長大,但,不該是這樣長大!

“喂,你聽得到我的聲音吧,到了現在,聽得到吧!將力量給我!立刻!”卓斌低吼。

朦朧中,未知之處,一道死寂的身影睜開眼睛。

而卓斌,背後神環急速輪轉,神國之威,化天地成沙!

以他為圓心,周圍一切,全部化作了沙土,他往前,黃沙滿空,陣旗與陣法,皆崩解!

“碎!”卓斌冷喝,那無數向著他衝來的鎖鏈寸寸凋零!

山河驚仙陣極強,但既然還未成陣,那就無用!

他在往前,他在殺人,他在大殺特殺!

而此刻,四人衝殺,這陣,怕是無法完全啟動了!

區區四個小輩,竟逼得山河宮闕難以招架,這是在他們山河宮闕臉上狠狠的抽巴掌!

此時此刻,山河宮闕的突變已經傳遍了東域,同時向著其它九域傳播。

今日山河宮闕將誅殺身墨星瞳等一眾黨羽,清除內患,本就引多方關注。

但原本,都是想看看墨星瞳的結局,以及摸一摸山河宮闕接下來的打算。

畢竟作為巨無霸勢力,山河宮闕任何一個態度,都可能改變很多事,甚至是無數人的生死!

隻是冇想到,關注的事情還未發生,卻有如此驚天動地的大事爆發了!

狠人,殺入山河宮闕!

就這短短幾個字,便可引爆整個世界,原本山河宮闕內亂,隻有東域較為關注,然而現在,所有巨無霸勢力,超一流勢力,全部將目光落了過來。

因為,太過勁爆,完全是超出預料。看書溂

林辰,怎麼敢如此!?

幾乎同一時間,所有勢力都將力量緊急派遣了過去,時刻關注山河宮闕這一戰的戰況!

其餘大域佈置在東域的棋子,也儘數動了,想要看看究竟發生了什麼。

同時,也想看看,林辰到底可以戰到哪一步!

無數戰鬥畫麵,經過極高品級的傳影大陣,以不計成本的方式,傳遞出去。

諸多巨無霸、超一流的高層,強者,老祖級的存在,皆在觀看,同時,心驚不已!

“雙側,雙破限?!”

“破限十符,破限十輝,帝皇之兆啊!”

“那女子是誰,這精神攻殺,實在是恐怖,有當年瘋帝的影子!”

“祖血人魚嗎,這血脈何其強大,將山川化汪洋!”

“那兵器是什麼,揮動間,霞光滿空,不可思議!”

“那小子是何人,這力量不對勁,他到底是誰!”

無數的驚呼聲在九域各處響起,都是震驚難言,而至此四人,竟然殺入山河宮闕,何等壯舉,實在是讓人難以想象!

隻是,能成嗎?

不可能的!

任何一個巨無霸勢力能夠建立,都是因為其祖上曾經出現過一位擁有帝皇稱號的無敵強者!

神境,號稱帝皇級,當世便已經不出,最近的一次,還是南天劍主力敵維薩魔君。

神境強者已是不可戰勝,更何況是擁有帝皇稱號的存在。

即便那存在已經逝去了,但其留下的手段,人間有幾人如何能夠接得下?

更不要說,東域大教,供養香火神明,又是一大不可戰勝的強者!

這也是巨無霸勢力能夠不朽長存的原因所在,羸弱時,的確有外敵可以攻入山門,但要殺往核心要地,幾無可能!

林辰,前途無量,但現在就想要與巨無霸爭鋒,冇有任何勝算!

為什麼如此不智呢!

這,不是自取滅亡嗎?

但即便結局註定,這日這一戰,卻還是要緊緊關注,看看山河宮闕有多少底牌的同時,也看看,林辰究竟可以殺到哪一步!

“夠了!列祖列宗,偉大神明,我山河宮闕的臉麵,已經被你們丟儘!”隆隆之音響徹,乃是從山河宮闕深處響起。

隨即,一股恐怖威壓震懾而出,乃是一尊師祖級強者甦醒了過來!

遠遠看去,足足七道神環在天地間輪轉,四七三六,整整四十六符,半步神國七!

天空震響,一名鬚髮皆白的老者飄然而至,身上擁有無上威嚴,縹緲若仙!

其背後,不僅僅是神環輪轉,還有山河仙尊的虛影,端坐其神國之內!

在山河宮闕的本土,他們能夠借取到山河仙尊更多的力量,香火神力彙聚,此為上神力,本就比人間生靈所修煉的神力更強!

“孽障,還不伏誅?!”那強者大喝一聲,如洪鐘大呂,響徹雲霄,彷彿代替無上仙尊,行走人間!

所有關注此戰的人都是心頭一凜,如此境界的強者都甦醒了嗎。

林辰,怕是隻能止步於此了!

“死!”

卻是林辰,身上雷鳴勾動天地,雷王天炸開,無儘雷霆,那毀滅性的氣息,讓人驚魂未定!

雷王天?

不對,亙古商會雷家的雷王天,哪有這等凶威,怕是已經更進一步!

可稱,大雷王天!

龍吟震動天地,青龍變,第三變,林辰體內龍血沸騰,凰血激盪,氣勢再度拔升!

還有金光刺破天地,六麵石碑在石碑紋中閃耀,這石碑法的力量,隨著林辰的晉升,被激發出來更多!

林辰,麵對半步神國七,還要戰?

“不知死活!”那強者冷喝,單手壓下,如仙尊執掌人間,煌煌仙威,無人可擋!

而林辰,劍如大日,斬!

豎劍式——三劍合一·拚圖武裝!

日蝕!

這力量!

在場不在場的人,都是一陣頭皮發麻,驚駭至驚恐!

這是半步神國一的境界,可以爆發出的戰力嗎?

大日煌煌,吞冇一切!

“不,不!”半步神國七驚恐的低吼著,奮力抗衡,卻根本無法阻擋!

被一劍化作灰燼!

日蝕爆開,連同那主持大陣的半步神國六等一眾強者,亦是瞬間消散天地間!

山河宮闕,山峰此起彼伏,此刻,卻是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空檔,山峰被一劍抹平!

誰?

誰纔是不知死活?!

世人瞪大眼睛,這是什麼戰力!

在巨無霸勢力的本土,誅殺半步神國七?

這可比在外誅殺半步神國八還要艱難!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欣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林辰趙無極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林辰趙無極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林辰趙無極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