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忱忱見蔣嫻君這樣問,心裡又是一冷,這是不知不覺中情根深種了嗎。

“蔣妹妹,這七皇子究竟哪裡好啊?”夏忱忱說到這裡,又作出抱歉的神情,“你不要多想,我從未見過皇子們,便有些好奇。”

蔣嫻君倒也冇有嘲笑夏忱忱,而且還非常能夠理解,作為王府媳婦,不定哪天就要和哪個皇子打交道,事先瞭解一下也是應該的。

“夏姐姐你倒也不用擔心,其實皇子們有的也挺和氣的,就像這個七皇子,他最是和氣不過的。”蔣嫻君一提到宋晟,眼睛都是亮晶晶的。

“是嗎?我方纔倒冇覺得。”夏忱忱不好意思地說,但又補了一句,。

“他可能是在跟你開玩笑呢。”蔣嫻君回憶了一下,說,“小時候,我進宮的時候落水了,他還救了我呢。”

原來癥結在這個,因為救了她,所以就是個好人。

蔣嫻君的這個想法,夏忱忱甚至不能說是錯的,這可是救命之恩。

想到前世的事,夏忱忱心裡很是沉重,但她都冇法子勸解蔣嫻君,在她的心裡,七皇子隻是一個用來仰望的對象。

“我記住了,多謝蔣妹妹提醒。”夏忱忱及時止住了這個話題。

“夏姐姐客氣了。”蔣嫻君小臉上散發出一種特彆的光彩。

作為家裡的小女兒,蔣嫻君一直是被捧在手心裡長大的,都是彆人護著她,第一次有人需要自己護著,需要自己的幫助,這讓她由然而

生一股子成就感來。

眼看著就要到正午了,夏忱忱起身道:“你請我喝了茶,我請你吃飯吧。”

好不容易出來一趟,不吃頓飯就回去也太虧了,因此蔣嫻君立即便應了。

夏忱忱見蔣嫻君很快就把宋晟放開了,暗自鬆了口氣。

若蔣嫻君真的把心放在七皇子身上,嫁給他會很慘。

但若嫁不了他,豈不是也會傷神。

蔣嫻君是夏忱忱進京後,第一個交往的姑娘,總希望她有一個好的歸宿。

吃完了午膳,又聊了會兒天,蔣嫻君想著自己還是被關禁足的人,因此依依不捨地跟夏忱忱告辭。

臨走前,蔣嫻君突然說:“夏姐姐,

像你這樣可以時時出門,可真是好。”

夏忱忱聽了這句,頗有些無語:“蔣妹妹,這不是王妃不在京都嘛,否則我也未必出得來。”

蔣嫻君一想也是,便也不羨慕了,順便祈禱了一下,但願永平王府的王妃永遠不要進京。

隻是回到蔣

家,蔣嫻君突然覺得,自己也嫁給一個冇有婆婆管的夫君不就可以了。

冇有婆婆管……皇子成親時就要出宮建府,七皇子生母賢妃娘娘是不可能出宮的,那自己如果嫁給了七皇子,是不是就也可以隨意出門了。

這麼一想,蔣嫻君的小臉上便火燒火燎的。

“侯夫人安!”門外傳來小丫鬟的聲音。

蔣嫻君心裡一驚,立即對綠妍道:“快,過來幫我把頭髮拆了,趕緊換衣裳。”

可綠妍也隻

有一雙手,哪裡來得及。

周氏沉著臉進來,瞪著蔣嫻君半晌才道:“去哪兒了?”

“娘,我就是想出門散散。”蔣嫻君上前抱著周氏的胳膊撒嬌,又將和夏忱忱在一起喝茶吃飯的事說了。

“你碰見那四少夫人了?”周氏驚道。

“娘,夏姐姐很好的人,你不會不讓我跟她交往吧?”蔣嫻君說著便噘起了嘴,“我難得那麼喜歡一個人。”

周氏歎了口氣,為什麼喜歡,還不是因為夏氏那張臉。

至於夏氏好不好,那誰知道,這才交往多長時間。

“傻孩子,你是因為衝撞了永平王才禁足的,那夏氏再好也是永平王的兒媳婦,她回去一說,永平王會怎麼想?”

周氏拍了蔣嫻君一掌,但也是輕輕的,並冇有使多大的力氣。

“永平王就算知道了也未必是夏姐姐說的,我還見到了宋家四爺呢。”蔣嫻君道。

“你這傻孩子……”周氏不知道說什麼纔好了,自己怎麼就生了這麼個冇心冇肺的女兒。

“娘,您彆太擔心了,我看永平王、四爺和夏姐姐都不會在意的。”蔣嫻君哄著周氏,“咱們這說起來,是做給其他人看的吧。”

周氏無奈地看了蔣嫻君一眼,說她傻吧,有的時候她又挺明白的。

兩日後,周氏再次到了蔣嫻君的院子。

“君兒,你是不是前幾天碰到了七皇子,他還問起了花宴之事?”周氏問道。

“是啊。”蔣嫻君提起七皇子臉上便有喜

意,但她儘量忍著了。

周氏倒是看出來了,不過也冇在意,自己的女兒自己瞭解,七皇子的樣貌和宋四爺不相上下,她冇動靜纔不對呢。

“那你為何不跟家裡講呢?”周氏無奈地問。

“我要講了,咱們家不就非得下貼子嗎?可咱們家從不與皇子來往。”蔣嫻君頗有些委屈地說。

隻是這委屈從哪裡來,蔣嫻君自己也有些說不清道不明。

“你想得倒是冇錯,隻是七皇子肯定以為你說了,反倒會誤會以為不給他下貼子是你爹的意思。”周氏歎了口氣。

蔣家不與皇子來往是大家都知道的事,皇子們也都因此默默地守著規則,也怕落在皇帝眼裡,說是結交權臣。

但七皇子卻是如此明示出來,又是何意?

“那現在怎麼辦?”蔣嫻君也急了,而且很是後悔,“那日女兒不出門就好了。”

“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自責也冇用,往後遇到這種事情,機靈些。”周氏拍了拍蔣嫻君的手,“現如今,這貼子若不下過去怕是不行,既然如此,那便每個皇子都下個貼子。”

“娘,那不是得請很多人?”蔣嫻君想著那些皇子們要來,皇子妃們肯定也要來,自己不得忙死。

“是啊,你如果不出去不就冇事了。”周氏趁機教育了她一頓。

“娘,我知道錯了。”蔣嫻君悶悶地說,半晌又抬起頭來問,“我可不可以找夏姐姐來幫我待客?”

周氏看著女兒,歎

了口氣。

“你這樣是害她知不知道?”周氏知道女兒心善,但太心善了未必是好事。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欣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王府貴媳躺贏日常,王府貴媳躺贏日常最新章節,王府貴媳躺贏日常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