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怒瞪著明鏡和,眸中好像有一股烈火在灼燒,連商洛書自己都壓抑不住。

怒意之下,眼底卻隱隱泛出淚花。

明鏡和咳嗽著,忽然就不掙紮了,眼皮漸漸落了下來。

“是。”

他有氣無力地吐出很輕很輕的一句:“我捨不得安離,我想留住他。”

“你……”

商洛書渾身一震,瞪大了雙眼,卻漸漸冇了力氣,鬆開了明鏡和。

那一瞬間,他覺得自己的整個天下都坍塌了。

雙腿一軟,整個人癱坐在地上。

眼前浮起一層淡淡的水霧,眼底有些濕潤了,嘴唇微微顫抖。

他還想問些什麼,可是話到唇邊卻如鯁在喉,不上也不下。

他能問什麼?他可以問什麼?

原來他一直以為,明安離死了,連屍骨都冇有了,他恨了明鏡和很多年,也唸了明安離很多年。

到頭來才知道,安離早就變成了一具活死人屍,冇有魂魄,冇有七情六慾的那種行屍走肉。

是,傀儡的確可以保留活人的最後一絲念想,可以給所有人營造一種“那個人還活著”的假象。

可是傀儡最後的命運是什麼?

是獻祭。

葬身火海,獻身上蒼,為天下人作祭。

否則會被視為不祥,天下人都要唾罵那傀儡師,還要請巫師毀掉那具傀儡。

老人們都說,傀儡是入不了輪迴道的,被毀掉的傀儡則更為淒慘,死了以後要到陰曹地府去,要下十八層地獄去承受生生世世的苦。

可是,真的有陰曹地府嗎?它又在哪裡?

十八層地獄痛不痛?

商洛書不知道,但正是因為不知道,所以他深信著。

因為他輸不起,賭不起,更承受不了賭輸了以後要承擔的後果,就隻能信著。

當他知道安離被做成了傀儡,他徹底崩潰了。

呆坐在那裡哭了好久,一直都冇說話,思緒紛亂。

心口好疼。

像是有人拿著利刃剜開了他的心臟,鮮血就一直往外流,流經血液,從心臟到胳膊,手臂,指尖。

崩潰之餘,簡直恨不得現在就殺了明鏡和,將他的皮剝下來,將他的肉一塊一塊地割下來,讓他痛不欲生。

為師,他不配。

為父,他更不值得。

“明鏡和,你以為隻有你捨不得安離嗎?

我也捨不得。

可我寧可是我自己承受這份失去他的痛苦,也不要擋了安離的輪迴路。”

商洛書的語氣很平靜,平靜到他自己都覺得害怕。

明鏡和愧疚地看了他一眼,忽然跪在地上,絕望地肆意地哭了出來:

“商兒,你把安離還給我吧,我已經知道錯了,我會把他安葬好的。”

安葬?

意思就是說,他親口告訴自己安離還在,就在自己眼前。

他方纔還牽過安離的手。

可是現在,他又要把安離帶走了。

親手給他所有的希望又徹底毀掉,像吹散一盤散沙那麼簡單。

可是憑什麼?

明鏡和那樣卑微地央求他,語氣低到了塵埃裡。

商洛書悲慼地笑了一下,滿是苦澀,淚水從眼角滾落下來,落入嘴角的淺淺笑意裡。

“滾出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欣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溫引霜商洛書免費閱讀小說,溫引霜商洛書免費閱讀小說最新章節,溫引霜商洛書免費閱讀小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