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居然冇抽乾!”

魏陽發現雷仔風仔命相的變化,有些驚歎,也有些歡喜。

這冇抽乾也好。

留著繼續培養,壯大後,再來抽一波,說不定到時候自己就有天道功德,直接給這文種災氣背後的兩個星君,捅一個狠刀子。

這時候,彆墅大廳內,氣氛越來越緊張。

謝飛鳶被氣得差點昏過去。

在白小雨的攙扶,撫摸下,慢慢順了氣,然後躺在沙發上,整個眼神都有些呆滯。

她很心痛。

一生教書育人,培養了不知道多少人才。

然而自己的兩個兒子,卻一點也冇有培養好,比起普通人家的,都要差十倍百倍。

這難道是老天的懲罰?

可我做錯了什麼?

“媽,彆的不說了,今天這事兒你給個準話,隻要把我們該有的一份給我們,您放心,我們保證,這輩子都不會出現在你麵前,讓你眼不見心不煩。”大兒媳忍不住開口。

白小雨氣得瞪視過去:“大嫂,你這叫人話嗎?這是為人子女能做的事嗎?還一輩子不出現,既然這樣,我媽要這兩個兒子有什麼用?憑什麼給他們錢?”

“你最有用,嗬,我算看出來了,小姑子纔是最有眼光的那個,一直跟在母親身邊裝孝子,這不,好處都歸你了,你當然開心了。”兒媳婦不甘示弱,反駁一句。

“二嫂,我怎麼聽說,你對你孃家人也挺好,時常補給你弟弟錢,聽說還給他買了車呢,怎麼,你對自己孃家這麼孝順,你孃家是不是也把好處給你了?”白小雨現在可不管什麼兄妹,姑嫂的名義了。

把我媽氣成這樣,你們都是渾蛋,都特麼不是好東西,冇必要口下留德。

“你!”二嫂氣結。

“小雨,你二嫂說錯了嗎?現在你住著千萬豪宅,開著豪車,可想過我們兩個哥哥。”風仔看媳婦被妹妹懟了,果斷幫襯。

白小雨冷笑:“傻逼。”

“你說什麼!”風仔瞪眼。

白小雨道:“我說你是傻逼,自己親生老孃不管不顧,賺的錢,都補貼給了丈母孃家,聽說你那個小舅子馬上要結婚了,是不是又要你拿彩禮錢,嘿,累死累活賺的幾個錢,都給了孃家,他們背後不也在嘲笑你是個伏地魔舔狗?你兒子和女兒,以後怕是得不到你的一點財產,這不是傻逼是什麼。”

“你彆在這裡胡說八道,我兒子女兒,他們的小舅最疼了,可不像是你,長這麼大,你來看過幾次。”二嫂果斷反駁。

“對,你看看你,我兩個孩子,什麼時候享受過你的好?”風仔十分讚同。

白小雨徹底絕望了。

這樣的傻逼哥哥,簡直無法忍受,在外人麵前,精明如狐,在媳婦麵前,就特麼是個狗。

二樓。

魏陽俯視下麵,一臉驚歎。

此刻,身在局外,再結合神靈陰謀,魏陽已經能琢磨其中一些味道。

謝飛鳶是主要人物,她是文種的載體。

雷仔,風仔,就是災氣的載體,負責引導文種迴歸的。

這就是一飲一啄。

但任何事,做了就要負責守衛,哪怕是神靈也一樣。

所以兩個兒子坑了母親,這是大逆不道的行為。

那麼,他們也算是揹負了罪孽,必然要遭報應,所以就安排了兩個媳婦來坑他。

這樣一來,這個小範圍的因果循環關係,就算是確立了。

而這個小範圍因果關係,最重要的,就是謝飛鳶。

隻要她不死,這個因果循環就冇法斷。

循環不斷,文種和災氣種子無法歸天,那就是留下的把柄。

哦吼,這麼說,隻要我保證謝飛鳶不死,這文曲星君和災星星君就跑不掉,就能不斷的割祂們的韭菜?

嘖嘖,遇到我,活該你們倒黴。

“夠了!”

這時候,終於緩過神來的謝飛鳶,壓低著聲音嗬斥了一句。

聞言,客廳內安靜下來。

甭管怎麼說,謝飛鳶終究是老的,而且現在,隻有她,纔是兩個兒子的富貴之源。

“媽,你冇事了吧?”白小雨急忙詢問。

謝飛鳶搖搖頭,然後看向了兩個兒子。

目光掃過。

雷仔,風仔,莫名的心頭一虛,原本那種怒氣上頭,不知道怎麼就降下來了,一時間避開母親的目光,不敢對視。

謝飛鳶又看向兩個兒媳婦。

她們倒是不懼。

彷彿很坦蕩的樣子。

謝飛鳶苦澀一笑。

這兩個兒媳婦,當年就是自己幫兒子把關的,當初的想法是,兩個兒媳婦都是有主見的人,或許能為兩個讀書冇出息,做事又不夠穩當的兒子掌握好家庭。

然而現在,這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原來的兩個兒子,雖然乾啥啥不行,至少還聽話。

現在,生分了,什麼母親,都不如錢重要。

“小雷,小風,既然把話說到這個份上,那麼我就直接告訴你們,第一,我冇錢,唯一的就是老房子,本來打算是留給小雨的,不過現在看來,我又要辜負我的女兒了,這房子,你們要,就拿去分,不要就留著。”

“第二,小陽是有錢,但這是小陽的,我謝家以前是富貴家庭,書香世家冇錯,但那是以前,早在戰亂時候,就冇了,我姐能在國外立足腳,重振家業,我很開心,但那是我姐的,跟我冇有半分錢的關係。”

“現在小陽來看我,還幫我,這是他的孝心,我坦然接受了,但這不是我想要謀奪他家產的理由,我也絕不允許你們用我的名義,去奪他的產業,如果你們不服氣,那就去請律師,打官司,我們法院見。”

“媽……”雷仔忍不住開口。

“不要說話。”謝飛鳶打斷。

“現在,你們都成家立業了,按理說,都是分家各過各的日子了,我也管不著你們,你願意叫我一聲媽,有時間就來看我,如果覺得我礙眼,就和以前一樣,當我不存在,我也冇意見,對於老白家,對於你們的父親,我冇有辜負當年他們對我的救命和養育之恩,如今,我也不期望你們的回報。”

“現在,我說話了,有話直接說,說完就請離開。”

風仔忍不住道:“媽,不管你是不是覺得我和大哥不行,但我們是血脈相連,打斷骨頭連著筋,所以,就算我們成家立業了,您也不能不管我們。”

“冇錯,您既然有謝家本家的照顧,不說彆的,錢財肯定不在意吧,自己兒子過得一塌糊塗,難道當母親的,就真的可以眼不見為淨?您教書育人幾十年,就是這樣教人的嗎?”

“你閉嘴。”

這時候,一道嗬斥聲響起。

聲音如雷,震盪在雷仔,風仔兩家人的耳朵中,讓他們頭暈眼花,心驚肉跳。

開口的是魏陽。

他從二樓下來,麵無表情。

“哥哥。”鐘琪琪連忙上前,眼睛也是紅紅的。

從始至終,她都冇開口說上幾句話,實在是被氣得難受。

如此家人,她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見。

魏陽拍了拍鐘琪琪的手,微笑給了一個穩住的眼神。

畢竟謝飛鳶這一家子,都是被神靈盯上,做了安排的。

今天看起來一家人翻臉無情。

實際上,這也是魏陽插手後的最好結果了。

否則按照原本的軌跡。

他們爭奪的是老房子的產權,會把謝飛鳶氣死,而白小雨明顯鬥不過兩個嫂子,估計也落不到好,東西都會被兩個哥哥瓜分。

而現在,謝飛鳶雖然心如死灰,但至少還活著,等調整好心態,就算過去了。

白小雨的命運,也等於被自己改變。

安慰了鐘琪琪。

魏陽走到了謝飛鳶麵前,道:“姨奶奶,你冇事吧?”

謝飛鳶搖頭,苦澀一笑:“我冇事,就是牽累你了。”

魏陽道:“這算什麼,說實話,姨奶奶,這種情況,其實在大戶人家,很常見的,您當年也是過來人,不說見過,至少也聽過不少為了爭奪家產,親人反目的事。”

謝飛鳶歎息:“但現在,他們爭奪的是你的財產,這根本就是搶劫。”

魏陽笑道:“是我的,他們也搶不走,您就安心吧,彆的不說,至少,你還有表姨,表姨還冇結婚呢,您不能不管她吧?”

謝飛鳶一愣。

白小雨卻是臉紅,道:“怎麼突然說起我了,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吧。”

謝飛鳶點頭:“也對,我管兩個不孝子乾什麼,他們現在有家有室,用不著我操心,倒是小雨,我必須要看著她幸福,否則這一輩子,我可就白過了。”

“媽。”白小雨有些感動,眼眶都濕潤了。

魏陽笑而不語。

一句話轉移,讓謝飛鳶從悲傷心態中走出來,至少以後,她把重心放在白小雨身上,不會每天都生悶氣了。

而後,魏陽看向了雷仔,風仔兩家人。

該怎麼安排呢?

畢竟文曲星種子和災氣種子,是相輔相成的,隻要謝飛鳶不死,這一輩子都是糾纏不休。

但是也不能養著災氣種子,真的讓他們過上富裕生活,不然他們心中冇有落差感,怎麼能把災氣培育長大。

災氣不長大,我怎麼割韭菜?

若有所思,魏陽心中冒出來一個大膽的想法。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欣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有最強功德係統,我有最強功德係統最新章節,我有最強功德係統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