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此刻,蘇守道正在跟兒子蘇知非通電話。

蘇知非深夜才從燕京驅車趕到金陵,但一到金陵之後,立刻陷入了手足無措的困境之中。

他來金陵,是為了尋找媽媽和妹妹的下落,可是,金陵警方派出上千人在全城搜尋了一整天,也冇有任何結果,蘇知非僅憑一己之力,也不知道該從何下手。

他原本打算,先回杜家在金陵的老宅,找老管家幫忙,那樣的話,好歹還有個落腳之地。

但是,一想到他剛得罪了爺爺,爺爺還讓人到處尋找他的下落,他一下子又有些犯愁。

所以,他打電話給遠在澳大利亞的蘇守道尋求幫助,對他說:“爸,爺爺知道外公在金陵有一套老宅,搞不好現在就已經派人在那邊蹲點等著我過去了,如果我去找老管家幫忙,可能還冇進門,就被蘇家的人抓住了......”

蘇守道語氣凝重的說:“確實有這個風險!我看你還是謹慎一些,先不要跟老管家聯絡了。”

蘇知非急忙問:“爸,那我現在應該怎麼辦啊?”

說著,他情緒不免有些激動,哽嚥著說:“爸......我現在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媽和知魚下落不明,我想找她們,但根本冇有找她們的能力,身邊甚至連一個幫手都冇有......我......我......我覺得自己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廢物......”

蘇守道歎了口氣,寬慰道:“知非,不要太過自責,這種事情已經遠超你能夠把控的範疇,我說句不好聽的話,就連你爺爺都已經把握不了整件事的走向了,又何況你呢?”

蘇知非哭著說:“我不想管他的事!我隻想儘快找到媽和知魚,而且她們得是平平安安的,否則的話,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那個老東西!”

說著,蘇知非急忙道:“爸!你快點回來幫幫我吧爸!你不在,我一個人能力太有限了......”

蘇守道遲疑片刻,開口道:“知非,你先在金陵找個地方落腳,但不要對外暴露你的行蹤,我再等一等你爺爺的動靜,看看他接下來準備走哪步旗......”

其實對蘇守道來說,他雖然已經看到了新聞報道、看到了葉辰上傳的視頻,也對蘇成峰恨之入骨,可他依舊不敢直接跟蘇成峰翻臉。

不敢翻臉的原因也很簡單,完完全全就是能力不夠。

這就像是光緒皇帝在麵對慈禧太後的時候一樣,整個江山社稷、軍政大權全在慈禧太後的手中,光緒皇帝雖然身為皇帝,但根本就不是她的對手。

更何況,蘇守道現在連個蘇家之主的位置都冇有,蘇成峰纔是蘇家真真正正的決策者。

而且,現代社會和封建社會有很大的不同。

封建社會是可以謀朝篡位的,但是現代社會,一切講究法製,整個蘇氏集團的資產,幾乎全在老爺子一人名下,其他的股東就算是持有蘇氏集團的股份,但是股份對應的投票權,也完完全全都交給了老爺子。

想奪老爺子的權根本是不可能的,就算是把老爺子殺了,老爺子名下的那些股份,也都掛在各大信托基金,蘇家其他人隻能定期從信托基金裡取些生活費,無法拿到蘇家的掌控權。

所以,蘇守道即便知道老爺子要殺他老婆,順帶還要殺他另一個女兒,他也冇有那個膽量回去找老爺子拚命。

因為隻要他敢在未經老爺子允許的情況下,離開澳大利亞,很可能直接就被軟禁起來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欣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葉辰蕭初然小說葉辰線上閱讀筆趣閣手機版,葉辰蕭初然小說葉辰線上閱讀筆趣閣手機版最新章節,葉辰蕭初然小說葉辰線上閱讀筆趣閣手機版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