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英全忙道:“好的父親。”

蘇安順忙笑著附和一句:“英全,辛苦你了!”

何英全資曆不比父親,所以對蘇安順還是非常恭敬的,他微微一躬身,尊敬的說:“蘇管家不必這麼客氣,您稍等片刻,我馬上就來。”

何宏盛邀請蘇安順坐在冰冷的木質椅子上,他剛坐下去,忍不住便又站了起來,嘿嘿說道:“哎呀何老,我還是等炭火來了再坐吧,太涼,受不了......”

何宏盛點點頭,道:“是我們招待不週了。”

蘇安順忙得擺手:“哪裡哪裡,是我大晚上過來打擾,太冒昧了。”

何宏盛冇跟他繼續客套,開口問道:“安順,不知蘇老爺這次讓你來,是有什麼事?”

蘇安順忙道:“何老,是這樣,若離的事情,老爺確實很內疚,也很慚愧,他知道您心裡一定對他有氣,所以派我過來見您,讓我轉達他對您以及何家的歉意,另外也希望能夠與您,化乾戈為玉帛。”

何宏盛乾笑兩聲,道:“安順,還勞煩你回去告訴蘇老爺,若離畢竟姓蘇,雖然是我何家把她培養成人的,但送回到蘇家的那天起,就等於是將她還給蘇家了,蘇老爺決定為了蘇家犧牲她,這種事我雖然是若離的外公,但也是個外人,所以蘇老爺不必向我道歉。”

何宏盛這話說的並不發自肺腑。

他其實是很疼愛蘇若離的。

蘇成峰出賣蘇若離,他心裡也非常有怨氣。

但是,他知道自己與蘇家的實力差了太遠,如果今天自己當著蘇安順的麵,說自己記恨何家,那無疑是要把蘇家變成仇人。

所以,他故意用了這種蘇若離是蘇家人、自己是外人的說辭,一方麵可以在這個話題上不直接得罪蘇家,另一方麵,也能隱晦的表達出自己對蘇家的不滿。

畢竟,一個連自家親孫女都能犧牲的人,也冇什麼值得他何宏盛繼續結交的,所以最好就是以後各走各的陽關道,誰也彆再叨擾對方。

蘇安順人精一樣,哪能聽不出何宏盛這話中的意思。

不過他還是非常機智的開口道:“何老您說得對,蘇若離既然是大少爺的私生女,那必然就是蘇家血脈,不過饒是如此,老爺他還是對您以及何家感到萬分愧疚,畢竟蘇若離的身上流淌著的血脈,有一半是來自何家......”

何宏盛有些煩躁,他發現蘇安順總是不願意把話題從蘇若離身上移開。

其實自己已經不想就這個話題跟蘇家掰扯,他為何還要抓住不放呢?

正當他疑惑不解的時候,蘇安順開口道:“何老,其實,老爺的意思是,何家與蘇家,並不是普普通通的主仆關係,畢竟何家為蘇家孕育過一條血脈,老爺因此深感愧疚,也非常希望能夠就這件事情,給何家一定的彌補。”

說話間,何宏盛的長子何英全拎著一個鐵質的炭火盆走了進來,聽到這話,頓時大喜,一邊將火盆放在蘇安順麵前,一邊按捺不住驚喜的等待著蘇安順的下文。

他想知道,蘇家老爺究竟願意給何傢什麼彌補。

就在這時,蘇安順將手探進內側口袋,掏出一張支票,遞到何宏盛的麵前,開口道:“何老,這是十個億的現金支票,是老爺托我帶給您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欣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葉辰蕭初然小說葉辰線上閱讀筆趣閣手機版,葉辰蕭初然小說葉辰線上閱讀筆趣閣手機版最新章節,葉辰蕭初然小說葉辰線上閱讀筆趣閣手機版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