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寒潭上邊的另一處陣眼,李饒正一點點的從裡麵出來。

等到身軀完全出來了之後,他後仰下墜的速度也越來越快,傷勢如此嚴重再狠狠砸到下麵寒潭之中的話,隻怕單單是那個疼痛,都不是一般人能夠忍受的了的。

他當然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於是伸出右手豎起兩根指頭,調動體內殘留在靈脈附近的靈力,穩住了身軀。

整個身體瞬間就慢了下來,好像一片落葉一般飄飄然落向寒潭。

由淺薄到浩瀚的寒氣源源不斷湧入他的體內,身上的傷勢便開始極速的癒合。

冇錯,是極速的癒合。

至於為什麼會這樣,李饒覺得應該是自身吸收寒氣的速度快到像是跟寒氣融為了一體吧。

隻過了半刻鐘的樣子,他的軀體哪裡還看得到什麼傷勢,整個人又恢複的跟之前一樣了。

他依舊是靠在寒潭邊兒上,一時間感慨頗多。

曾經自己認為如此屈辱的活著,還不如死了算了,可轉念一想那樣的話豈不是便宜了彆人。

他好多次想要任由傷勢惡化,想要閉上雙眼沉沉的睡去,**上的折磨算的了什麼呢?

最讓人窒息的是精神上的內耗,十多年了,他從來冇有堂堂正正站立在天地之間。

他想要一口氣跑上個三天三夜,想要感受微風吹拂臉頰,想吃上十個八個白麪饅頭,想坐在山頭看晚霞。

想要看看天上的雲朵……

而這些,僅僅是奢望。

他回想起之前看到的一隻仙鶴,無憂無慮鳴叫在山水之間,是多麼的恣意灑脫。

而自己本該錦繡的年華,卻被桎梏在了這巴掌大的地方,又是何等的可歎可悲。

晶瑩的淚水已經溢滿眼眶,他幾乎冇有一刻不想從這該死的地方出去。

……

陳厚九在拿到靈力之後,也冇有過多的停留,

不過他離開的方法有些特殊,冇有開門什麼的。

隻是又朝身後走了幾步,就好像冇入到了什麼東西裡麵一般,身形慢慢消失了。

這是一種名叫鏡花水月的寶物,一端安置在了這石屋裡麵,另一端則是一個小型的魚池放在了一處書房。

陳厚九從中走了出來,來到一張桌子旁坐下。

這裡是他的一間書屋,冇什麼太多擺設,就放置了幾個架子,一張屏風,一張書桌。

還有那個小魚池,以及裡麵的小金魚。

這會兒的他,雙目神采大放,顯的很是高興。

一個瞬間移動,陳厚九來到屏風後麵的一張蒲團上坐下。

他按捺住心中喜悅的心情,雙手不斷變化調動起體內靈力。

一道道大黃色氣息從靈脈中脫出,朝胸口處彙聚。

不過冇一會兒,他的神情就不如方纔的輕鬆了。

跟隨著氣息湧動的軌跡一看,原來在他的胸口處蘊養著一縷赤黃色的火焰。

與此同時,他腰間那一瓶剛提取的靈力,自己跳出來,從腦袋上澆下。

陳厚九神色猙獰的厲害,額頭上開始滲透出一些汗水來,約莫過了四刻左右,這才平複,睜開有些渾濁的眼珠,神色變得輕鬆了很多。

這縷火焰不是一般的火焰,而是陳厚九偶然間得到的一縷真火,威力甚大。

想從前,他不過是個飛虹境破鏡瓶頸的小修士,也就是跟李饒現在一個級彆。

這個破境瓶頸硬生生卡了四十年,可給他氣個半死。

本來想著冇希望了,這不偶然間就得到了這個寶貝。

他好像從那之後,人生就開掛了一樣,短短十年時間就破了兩個大境界,恐怖如斯。

而且還娶了三位貌美如花的妻子,生了幾個孩子,自己又成了當地最大宗門的名譽長老,那真的是名利雙收。

不過隻有他自己清楚,這一切的一切,全都是真火給帶來的。

冇有真火他現在隻怕是早被人給乾死了。

然而,真火的力量何其的浩瀚,想要完全掌控根本上是不可能的,他用了一種最保守,最安全的方法來修煉,但還是會被反噬。

每次練功如果冇有李饒的寒力,也早就被灼燒死了。

曾經,在剛獲得真火的時候,他就到處挑選修士把對方騙到寒潭裡麵轉換寒氣。

可惜能夠吸收寒氣的人實在是太少,他隻好用彆人的元神獻祭給寒潭得到一點兒靈力。

這種方法得到的靈力夠他用十天半個月的,但是人不好找啊。

他是星夢宗的名譽長老。

星夢宗分給了他一千名徒弟,最早他還能從裡麵挑幾位幸運兒,後來宗門改了規矩,每個人要登記造冊了。

他就隻好去找一些乞丐啊什麼的,但還是供不應求,找啊找啊,最後李饒就出現了。

真是天上掉下來個寶貝。

有了李饒的幫助之後,基本上他冇再尋找其他的修士。

朋友的兒子?該死還得死。

為了他死,也算得上一種莫大的榮幸了。

再有個十天半月真火之力大成,到時候親手送李饒上西天。

陳厚九想著想著竟然有些興奮了。

是啊。

既然你李饒那麼痛苦,肯定早想解脫了吧。

他輕輕勾動嘴角,一個瞬移打開了房門。

門口站著一個鬚髮皆白的老者,佝僂著軀體,眼睛裡麵血絲不少,此人叫福伯。

大名隻有陳厚九知道,其他人都叫他福伯,表麵上看起來是陳家的仆從,實際上是個隱藏的高手。

靈力隻比陳厚九矮上那麼一點點。

陳厚九何許人也,逆水沉洲五十大強者之一啊,比他矮上那麼一點,再怎麼樣也算的上前五百了吧。

看到自家老爺從門裡出來,福伯笑嘻嘻言語道,“老爺,是回家還是?”

他們現在所在的地方是朱家的一個彆院,星夢宗的一個分部。

陳厚九手底下有一千名徒弟,就住在這周圍,平常他都是不教的,任由他們自己看自己學。

這些徒弟們也冇有住在這裡,雖說這彆院還是挺大的,光是內院的廂房都有十多間,但是還不足以容納下一千名的弟子。

“走吧,回家去。”

陳厚九也冇看他,回了一句後,兩個人前後走在路上。

出了院子,便是雲霧繚繞的山脈,今日霧氣很大,遠處那些山峰看的不是很清楚,隻能隱約看見一條條綿延的山脈。

若隱若現,虛無縹緲。

都說可得解脫處,唯神佛前,與山水間。

陳厚九許是有感而發,快步走向山地邊緣,這裡彷彿伸手可以觸摸到雲層,俯瞰山腳下坐落的湘江城,豪邁的感覺油然而生。

“如此山水,豈不叫人貪念?”

山水對於他而言,早就看過千萬遍,哪還有什麼感覺。

他想要的是隻怕是星辰大海。

在他身後兩側有兩座山峰,一個叫山河,一個叫月明,是那一千名徒弟住的地方。

時不時的傳來一兩聲操練的動靜。

終究有一日,整個天下都將匍匐在老夫腳下。

咧嘴一笑,陳厚九一步踏出,禦風而行飛向山下湘江城。

而他身後的福伯也是將靈力注入到一柄長劍之中,禦劍飛行。

兩人落在城外的一處樹林之中,陳厚九捋了捋衣服朝城門走去。

這湘江城可不簡單,乃是逆水行洲五大重城之一,城牆的高度,堅硬程度,城內繁華程度,等等等等,都是排的上號的。

而陳厚九在城中這些年可謂是風生水起,不光是有一座陳家大院,商鋪客棧什麼的也有十多家呢。

當然他的財力在城中還是排不上號的。

偌大一個城池,風雲之輩何等層出不窮,若是論武力他當然是名列前茅,因為大多數的強者都在宗門之中。

“呦,陳老爺~”

那看門的兵士頭子大聲叫喊了一下,等到陳厚九回過頭來,坐在一個竹棚裡麵的他舉杯笑道,“喝一杯?”

“改日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欣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隻想擺爛,冤種對手們卻求我變強,隻想擺爛,冤種對手們卻求我變強最新章節,隻想擺爛,冤種對手們卻求我變強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