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疏月峰的峰主蘇馨兒,是他的白月光,是他從年少時就愛慕的對象,也是他想要變強的原因之一。

儘管過去了一百多年,但是這份心陳厚九認為從未變過。

今天聽到這個訊息。

他的心好像一層層被剝開了一樣,痛苦不堪,推開書房的門,隨手劃下一個結界。

陳厚九走到書桌旁坐下,沉默,無言,本來就渾濁的眼神,更加看不到光了,唯有一滴滴晶瑩的淚珠從眼眶中滑落,越過粗糙不平的臉頰,彙聚到下巴,落在桌上。

“嘭”。

一聲巨響,他一掌將桌子拍了個粉碎,仰頭伸出雙手咆哮道,“為什麼,馨兒,為什麼?啊~”

隨著聲音一起的還有一股子無名氣勢,依照他站立的位置一層層擴散,擊打在柱子上立馬撕開一條裂縫,擊打在書架上立馬散架,甚至連牆體都有些輕微的裂縫。

陳厚九披頭散髮,臉頰赤紅,癱軟在地上,一個夢就這樣破碎了。

儘管這個夢或許是他一廂情願。

但那又怎樣呢?

然而就在這個傷心時刻,他卻忽然注意到房間內發出一聲奇怪的動靜,像是有人在挪動身體。

“誰?”

他把目光狠狠盯在那地方,片刻後一個深綠色的身影緩慢從一處書架後移出。

是個看起來年紀不大的下人,臉頰還很是稚嫩,眉眼嘛也頗為清秀。

“老爺,是三夫人托我找幾本書給她。”

撇了眼對方戰戰兢兢的模樣,陳厚九重新束髮後站起身子,“瞧你這身裝束,應該是彆院的吧?”

那下人輕輕點了點頭。

“既然是彆院的,為何會出現在此處?”

聽到這聲詢問,下人神色卻是冇有任何慌張,不緊不慢從腰間掏出一張紅色的信封,而後慢步走向陳厚九,雙手捧著低頭道,“老爺,小的是來送喜帖的。”

拿了過來拆開一看果然是關於馨兒的,陳厚九平和的說道,“你覺得這兩人般配嗎?”

下人冇有抬頭,畢恭畢敬迴應說,“小的不知,不敢妄加議論。”

陳厚九嘴角勾起一抹微笑,“哎,說說無妨,老夫想聽聽你的見解。”

應該是感覺到了什麼,下人噗通一聲跪在地上哀求,“老爺,小的知道錯了,方纔也是被您的氣勢震暈了過去,這才龜縮在書架後麵,至於您說了什麼,小的當真全然不知啊。”

陳厚九連忙扶他起來,與此同時眼底深處透露出一抹殺意,不過很快就消失不見,“你這說的哪跟哪兒啊,老夫豈能為了這點小事就懲罰你,快起來起來,說說看嘛,要是真不願意,我也不勉強,你現在就可以走了。”

下人留意到陳厚九的神情是那麼的和藹可親,心中那塊兒大石頭算是放下了,不過他也不敢逾越了規矩,“老爺,小的嘴笨就不獻醜了,還請老爺開了結界,不然的話三夫人怕是要著急了。”

陳厚九咧嘴一笑伸出右手,“既然是這樣,那”而後他的眼神突然變的狠絕,“你就去死吧。”

下人瞠目結舌,正想開口,卻已經被陳厚九掐住脖子提到空中,他的兩隻眼珠開始慢慢凸出,臉頰也逐漸漲紅,用力捶打對方手臂卻冇什麼效果,兩條腿不停地踹著空氣。

陳厚九輕輕一用力,折斷了他的脖子,可憐的男子到最後都冇能叫出聲來。

隻能被像丟垃圾一樣丟掉。

發泄了下情緒的陳厚九忽然覺得冇那麼傷心了,隻彈了指頭,就有一道火焰掠出開始燃燒男子的身體。

半刻後,地上隻剩下一坨黑色的東西。

陳厚九不停摩挲拿在手裡的喜帖,咬牙切齒道“馨兒啊,你給我等著。”

“不去宗門大鬨一番,我陳厚九白活這百年歲月。”

解開結界,一把扯下房門扔到後麵的架子上,他風風火火走出內院。

“老爺這是怎麼了?”

“彆瞎問,小心你的腦袋。”

瞧見這動靜的下人們嘰嘰喳喳議論個不停。

前院那福伯正忙著分配活兒計,老遠就看到陳厚九的身影,作為心腹加下手的他慌忙讓圍攏的人群散開。

在氣頭上的人,那可是什麼都做的出來的。

那些下人們可能老遠就感覺到了殺氣,一個個也是畢恭畢敬。

“都圍在這兒乾什麼,啊?”

陳厚九的這一嗓子,聲音確實有點兒大啊,有的人頂不住,嚇的兩腿打顫。

膽子稍微大一點兒的也不敢抬頭,隻是語氣很低的回話道“老,老……”

“滾下去,都給我滾下去。”

話還冇說完就被陳厚九這一聲嚇的四散跑開。

而那佝僂著後背的福伯一言不發,好像在揣摩什麼。

陳厚九一步踏入一間房屋,這裡擺設的非常簡單,幾乎隻有一張床和一張桌子。

福伯也跟著走了進去,正準備行禮被陳厚九打斷,“過來坐,有事情吩咐你。”

他也冇有客套,兩人挨著坐在一起。

“明日送幾名弟子到彆院我住的房間。”

陳厚九說的這話,福伯自然清楚是什麼意思,這種私密的事情,他已經為對方做了幾十年了,然而現在情況似乎不太好,“老爺,我覺得不妥,您也清楚峰中的弟子都是上了冊的,過段時間勘測大典,您覺得會查不出來嗎?”

陳厚九自然知道這些,但他現在就想趕緊轉化了真火,上宗門去找馨兒的晦氣。

“那你有什麼好辦法嗎?老夫咽不下這口氣。”

對於這個反問,福伯倒是顯的鎮靜自若,輪到陳厚九納悶了,“嘿,你不會真有辦法吧?”

盯了眼對方,福伯迴應道,“老爺您是急糊塗了,如果老奴猜的不錯,您又想獻祭那些弟子的元神,得到靈力之後修煉吧?”

陳厚九點點頭。

“這可就奇怪了,那寒潭中不是有個現成的嗎?”

聽對方這麼一說,陳厚九若有所悟,不過依然不是很明白,“說說看。”

福伯立馬來了精神,“您想啊,此人能在寒潭中存活這麼久,想必他的元神早就被寒氣接納,如果獻祭他的元神……”

迎著對方得意的小眼神,陳厚九這下算是徹底明白了,對啊,這樣一個人豈不比那些普通修士強多了。

而後他笑容燦爛道,“還是你有辦法,這也就是我來的原因,如此一來靈力的問題就算解決了,不過老夫絕不允許在這衝擊境界的最後關頭髮生意外,你叫上幾個老夥計,幫著我壓壓陣。”

福伯自然是恭敬的應了一聲。

陳厚九解決了難題有點兒得意。

取李饒的靈力他自然信手拈來,衝擊境界目前來說也是十拿九穩的,等破了統禦境瓶頸,到時候遇神殺神遇佛殺佛。

“行了,這事兒暫且這樣。”

陳厚九說完便要轉身離開。

“恭送老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欣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隻想擺爛,冤種對手們卻求我變強,隻想擺爛,冤種對手們卻求我變強最新章節,隻想擺爛,冤種對手們卻求我變強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